Wednesday, 18 April 2012

第一日 - 害怕提起宽恕二字



這是一個示範怎樣透過自我-寛恕, 承認我以往怎樣沒有察覺和考慮自已是存在裏所有生命的一部份, 而犯下種種的自私錯誤, 沒有永遠為全體最大得益而做決定. 我現在知道錯了, 並且肯定自已就是存在裏的所有一切, 只是一直忘記了, 並且把自已以往所接往和容許的邪惡, 變成了自已隱藏在裏面的本性. 從今天起站起來透過自我寛恕, 給自已說對不起, 逐點看清寛恕並且把自已的力量取回, 寛恕後繼續透過重複再出現事件的糾正應用, 把自已的本質糾正, 繼而因為我的本質改變了而我的外世界也會隨着改變, 變成一個屬於所有都是平等生命, 一體平等的內本性, 外反映世界.

我開始時是很怕寛恕這兩個字, 像說了宽恕兩個字就會掉了錢一樣, 失去了某些東西. 事實上是的, 會失去我過往濫虐存在裏一切的 "權利" -- 這些我視為是享受的能量. 而事實能量只是我, 在体驗自已以一種高頻形式的經歴, 而這些高頻都是有(某人需要為我受苦低頻情緒)代價的. 宽恕是我不想承認和面對的兩個字. 因為宽恕了就表示我錯了, 而我一直覺得自已(永遠)是對的. 因為失敗/錯的感覺並不好受.

我今天看到了一對父子, 而那個父親很明顯有自大和優越的感覺. 他們在玩棒球. 而那個父親明顯在享受着妄顧一切, 從他的說話看得出, 他享受的自由就是無責任自由. 只要法律上容許他想怎樣做就怎樣做, 想怎樣說就怎樣說. 公園這刻是我的, 我有權享受我的自由. 我不需要考慮任何人, 只要是我和我的兒子快樂就可以了.

我宽恕自已接受容許自害怕承認我做錯了, 對存在裏一切都沒有考慮到和沒有察覺到其他所有一切其實都是我, 而永遠為全体最大利益而做決定.

我宽恕自已接受容許自已一直迴避宽恕兩個字, 而不是直接繞過心智系統(mind)的拒抗並且重新承認所有一切都其實是我, 重寫一個付合全体最大利益的新性格.

我宽恕自已沒有容許自已察覺宽恕其實是跟自已說對不起, 和我從今開始會以全体最大得益出發做決定, 因為所有一切都是.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沒有勇氣跟自已說對不起和寧願迴避而不是站起來, 為自已的將來, 利用自我宽恕, 清淨自已過往不符合一体平等的污點, 從新改寫自已.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不願放棄我現在的能量享受, 而沒有察覺這些能量從來都是兩極化和不是真的, 會令我也一起消失.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害怕承認失敗而沒有察覺我是很失敗中學會走另一更好的條路, 活在平等生命之下.

[父子]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完全視這個世界除了法律, 就只有我眼中所見的一切, 完全除意說和做我喜歡做的事, 完全不會顧及他人.

我宽恕自已沒有接受和容許自已察覺, 我每一刻都把我的行為舉動, 傳給我的兒女, 而忘記了我以前也像他們一樣完全像一張白紙一樣純潔, 只有透過自我宽恕我才可以改寫我的本性.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把工作上的奴役埋怨在這個社會/資本家和精英身上, 而沒有察覺, 他們之所以這樣奴役我, 是因為我內心裏渴望奴役其他人, 而沒有把所有一切人和事都當是我自已.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把自我系統的高𢕟和視白人以外的人為次等民族而沒有察覺到事實上我們的身体只是一個辨別的表現, 我們裏面全都是一体平等, 來自同一個源頭的.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只要我高興和法律容許我就隨意做我喜歡做的事, 只要我得到高潮而不是從一体平等為全体最大得益而作決定.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沒有實質把愛我的鄰居和存在裏所有一切如愛我自已而只相信我看見的, 我聽到的, 我五官六感受到的就是真的. 而埋沒了我心底裏感到的 -- 我所做和不做的一切, 都有連帶後果的.

我宽恕自已沒有容許自已察覺, 所有一切的物質/人物其實都是我, 所以才會有報應存在.

我宽恕自已接受容許自已不斷渴望別人對我有幫助, 讓我可以過更舒適的生活, 而沒有從一体平等, 平等生命為全体最大得益而出發, 察覺我給予即是獲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