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9 April 2012

第二天 - 加油工人與有錢闊太


我昨晚加油的時候, 要加洗燃油噴射𠾖的𣵚加劑. 因為差不多午夜十二時了, 所以較平. 我碰到一個加油服務員像愛理不理沒有睡醒的樣子. 完全在竄息/絶望的樣子. 然後我跟他說了, 他睲鬆的睡眼弄了很久去倒不進去, 然後倒了一半就是倒完了. 我拿上手才知道還有一半. 然後跟我說用貴的高級氣油可以清洗噴嘴等等, 而我覺得他只是為自已公司的營利來說服我. 我只是支唔以對.

今天跟我弟弟他們一家吃午飯. 在停車塲處遇到兩個從內地來的中級暴發户闊太. 穿着長長的靴, 不同式樣的搶眼頸巾, 全身都充滿着, "看啊! 我多吸引! 看我多不失禮, 就是高貴". 然後旁若無人的在呼朋引類的享受, 展現自已的快樂/歡愉. 然後愉快地結伴走進酒樓進食.

[加油員]

我宽恕自已接受容自已把因為自已沒有站起來和因為過往接受和容許的再對自已的本性, 也就是這個外反映世界的奴隸絶望, 而不是每一刻在表現自已和宽恕自已, 成為解決答案的一份子.

我宽恕自已沒有接受容許自已把其他人就如對我自已一樣.

我宽恕自已沒有容許自已察覺我每一刻都在表現自已, 而不是活着只為生存.

我宽恕自已接受容許自已埋怨奴役現實是其他人的責任, 是我不夠幸運, 沒有生在巨富的家庭而不是我每刻都在表現自已, 並且察覺所有一切我做/不肯做的, 都對我有直接的後果, 因為我對待的所有一切都其實是我.

我宽恕自已接愛容許自已埋怨為什麼其他有錢的人可以享受一切新奇好玩的東西和汽車而不滿於現狀. 察覺所有人的一切所作所為都有報應/後果的.

我宽恕自接受容許自已只相信眼前的一切, 和法律的漏洞就可以讓我鑽一切漏洞來鎌錢而不是察覺我是全体生命的一部份, 永遠以全体最大得益而做決定.

我宽恕自已接受容許自已以為我可以用技巧用甜言蜜語可以騙取別人的信賴, 換取功名和金錢給我享用, 而不是永遠以全体最大得益而做決定.

我宽恕自已不肯用常識來承認我自已在這個世界裏的体驗, 都是我過往所接受和容許的後果, 讓我現在來自嘗痛苦.

我宽恕自已沒有容許自已察覺我給予別人即是我會獲得的, 而不是每一刻都在看怎樣可以獲得更多, 傷害其他人即是自已.

[闊太]

我宽恕自已接受容許自已因為我看似幸運我有豐足的金錢, 而不顧每天被資本主義奴役着的人在工廠裏製造這些看似吸引/漂亮的飾物, 而不是用我的金錢為全体最大得益而出力.

我宽恕自已接受容許自已只顧自已因為有錢帶來的享樂並且害怕失去金錢, 而不是每刻活在呼吸裏.

我宽恕自已接受容許自已為了耀眼的飾物而漠視一切每天在奴役工廠裏被奴役着的小孩和奴隸, 而不是為他們發聲, 改變自已本性繼而改變這個世界.

我宽恕自已接受容許自已沉醉在我的金錢享受裏面, 完全處於分離中, 而害怕一天會失去所有金錢和享受變成一個奴隸, 但郤不願推動一個平等生命的世界.

我宽恕自已接受容許自已享受自已的金錢天堂和我的富有朋友的享受, 而沒有考慮平等和所有一切事實上即是我自已.

我宽恕自已接受容許自已只想享受美味的食物而不顧需要在酒樓被奴役的工人而不是考慮所有人, 動物和植物, 為全体最大得益和營養我的身体而做決定.

我宽恕自已接受容許自已想奴役所有其他人為我自已的享受而沒有考慮活在平等生命裏.

我宽恕自已接受容許自已想得到最大的享受/金錢而付出最少的勞力而沒有察覺到, 我死後是需要面對我所做一切/不肯做的報應的, 而在這生盡力自我宽恕並且改變自已付合一体平等生命的一份子.

我宽恕自已接受容許自已只顧及面子和別人眼裏怎樣看我, 而不是為了全体最大得益而自豪面對存在裏所有一切.

我宽恕自已接受容許自已因為我幸運站在擁有金錢的高級奴役金字塔上面, 不願意放棄我現在有的享受.

我宽恕自已接受容許自已以為這個世界, 在我有生之年都是供我享受和虐待的, 而不是負上自我責任, 成為平等生命的一份子, 改寫我自已繼而改變我的外世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