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2 May 2017

戒除對能量/感受的上癮 - Kim A. 的肌肉溝通指導 - 自我寬恕和往後改正 2



滿足 - 從小就很不滿足, 6, 7 歲時開始覺得人生怎樣也活不過 100歲, 始終有一個期限, 與其這樣死去, 那我要盡量滿足自己, 讓自己得到最大的快樂. 曾經小時候對能夠吃到美味的食物, 如鮮忌廉疍糕很, 很, 很愛吃, 但是可能當時家庭經濟不許可, 很少機會吃得到. 稍為長大了以後, 開始沈迷在感受/快感的感覺, 當初是覺得這種体驗很舒服, 後來漸漸地變成了上了癮的情況. 滿足變成了, 越來越想体驗到更大量, 更強大的能量刺激(完全忘記了對其他人/物質性, 處於 "心安理得"的順暢感受). 人生變成了只為不斷追求感受/快感/正能量. 它們令我覺得舒暢, 以為人生就是為了它們才活的. 在社會/家庭/學校裏亦不斷壓抑自己, 唯一的滿足方法, 就是体驗到感受/快感時盡力地去活自己/仿忽那是我唯一覺得開心, 舒暢地表現自己的機會. 像洗澡的感覺一樣. 喜歡的正能量就經常找機會感受, 不大喜歡的情緒就較少/不大想感受.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把自己生命的意義, 只局限在怎樣過自己的能量/感受/快感, 而沒有真正有意義地活過, 每刻活在呼吸和察覺性裏面, 記着自己是平等生命的一份子, 在照顧自己, 享樂的同時必需負起平等生命一份子的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把生命/活着的意義, 定義為只是自己盡力地想無需負任何責任地享受, 沒有想過作為平等生命的一份子, 可以過着心安理得的安寧.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把吃食物視為一種能量的体驗, 而沒有視動植物和食物是另一個我, 與我是平等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把感受/快感完全定義為我人生的目標, 而沒有考慮過我需要學習在存在裏, 作為平等生命的其中一份子, 應該怎樣負起自己與存在裏其他存有/一切的一体平等性責任, 大家怎樣平等地共融共樂, 心安理得.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沒有察覺我對感受/快感的能量表現上了癮, 其實是因為我一直在壓抑自己的存有体(Beingness), 令自己得不到表現的機會, 渴望感受快感實際上是一種渴望表現自己, 而不是心智, 的表現.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為了感受/快感/更高的能量体驗而妄顧存在裏的一切/物質性, 視它們是 '死的', 因為我聽不到它們, 亦沒有與我溝通所以我拼命地追求快感. 沒有察覺存在裏所有一切都是我的分裂, 我應該與為全体平等生命最大得益為目標而調準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把快感定義為快樂, 沒有察覺到它只是不會超過 1秒的体驗, 卻對存在裏的一切, 特別是物質性帶來龐大的痛楚, 而我卻沒有考慮其他存有需要承受的痛楚, 然後才決定我下一步的行動.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在感受/快感上只顧我行我素, 只着眼在我現時看到/感受到的一切, 沒有認真活/考慮過當存在裏所有人一切其他存有都是我自己時, 我應該怎樣以全体最大得益(平等集体幸福)下, 寬恕和改正自己, 活出有意義的人生/存在, 而不是快感性的人生.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沒有重視過有意義和心安理得的人生, 是多麼重要和有意義地活下去, 只顧拼命地追求感受/快感, 沒過了不久又墮進能量/感受/快感的癮.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因為過往的成績一直都很低迷, 氣力/外表吸引力數值低, 而沈迷在感受/快感中, 嘗試找到高興/快樂/安慰, 但是一直都只是在不斷重復循環相同的能量/快感模式, 利用感受/快感來逃避在現實世界裏得不到的 '滿足'或需要面對的難題, 沒有走出過/想過怎樣過有意義, 什麼是有意義的人生/存在? 為什麼要負起作為平等生命一份子的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害怕當我自我表現自己時, 會幹盡心智裏的念頭實現, 和別人會覺得我是一個瘋子看待, 而不敢自己表現自己.

我寬恕自己沒有接受允許自己察覺自我表現是一種無時無刻, 不需要依靠能量/感受/快感來表現自己, 令自己/我的存有体舒暢的一種存有性表現.

我寬恕自己沒有接受允許自己, 察覺我的自我表現可以在世界/存在裏探索, 看一看自己怎樣以把傷害其他人仕/存有的形式表現自己, 並不只局限在能量性/感受/快感性的表現上.

我寬恕自己沒有接受允許自己, 察覺當我越享受能量/感受/快感時, 我就會與能量調準, 並且在死後大部份的自己都隨着/變成了能量而消失 - 能量/感受/快感是不值得我留戀和看似是享受的体驗.

往後改正:
=======
我承諾自己每當我想得到更強的感受/快感前, 先停下來專注在呼吸裏, 提醒我學習先衡量我的平等生命責任, 然後才考慮是否值得追求好感受/好感覺/能量性快感.

我承諾自己每當我覺得一個人太無聊, 想感受更強的感受/快感時, 先停下來專注在呼吸裏, 提醒自己學習享受呼吸和物質性的穏定, 發掘多方這兩方面的優點.

我承諾自己每當我害怕/壓抑我的存有体時, 先停下來專注在呼吸裏, 提醒自己即使很痛也要學習怎樣表現自己, 不要再壓抑自己導致出現各種的後果, 令我需要面對. 我察覺與其面對這些後果, 倒不如盡力表現自己, 消除被壓抑的欲望.

我承諾自己當想感受快感時, 先停下來專注在呼吸裏, 提醒自己, 要不停表現自己, 不要壓抑自己和害怕痛楚, 活在像物質性的穏定中, 和接受這刻很多情形下都需要(不管是在生/在死後)承受一些痛楚, 先穏定好自己, 然後盡力/努力開拓/向減少存在/大家/其他存有需要受的痛楚的方向研究.

我承諾自己每當覺得很不舒服, 想快速地感受能量/快感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 嘗試先在身体裏面盡力表現自己的存有体, 因為此舉能夠減輕對能量/快感的渴求, 實際上是一種渴求自我表現自己的存有体, 然後迫不得以才考慮能量性表現自己.

我承諾自己每當想体驗能量/感受/快感的時候, 我先深呼吸, 慢慢地先穏定自山在呼吸裏, 然後盡情地表現自己, 不行的時候才考慮能量/感受/快感的舊路, 因為這條舊路是需要承擔很嚴重, 現時看不到但對我會造成嚴重, 需要面對的後果的路.


Monday, 20 March 2017

戒除對能量/感受的上癮 - Kim A. 的肌肉溝通指導 - 自我寬恕 1



工作:
====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屈服於現時的金錢系統, 對作為一個工作的奴隸極度拒抗和反抗, 但是卻像其他人一樣, 只懂得拼命向上爬, 用賺更多金錢來奴役其他人, 讓自己的生活/購物欲望, 看似得到滿足和快樂, 沒有察覺自己活在這種貪婪驅動下的人生, 在死後是有難以想像的責任後果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只是埋怨老板不是人, 自私和貪婪, 但是卻只是指責, 沒有察覺我需要為自己的情緒反應, 過往接受和允許的一切負責, 改變自己成為一個一体平等生命的一份子, 沒有察覺到我的情緒反應是我的問題, 指責他們是完全沒有意義和是拒絶承認, 我過往也曾經接受允許過這樣對待別人, 所以今世現在才需要自嘗後果,老板們因為現時完全迷失在貪婪裏面, 所以他自己有自己的進程, 責任後果需要承擔.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害怕和不想為存在裏/世界裏的所有一切負責. 因為我看不到, 証明不到存在裏所有一切都是我裏面的反映, 意思是我的環境是我自己一手造成的後果.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身受其害, 自嘗到自己/老板貪婪, 對身邊其他人造成不能忍受的痛苦, 而我只是埋怨/指責, 視憤怒為理所當然的事, 卻沒有自我反省, 看一看我怎樣對待其他人, 我怎樣也曾經貪婪, 我可以怎樣喚醒其他人和對建立一個大家都不再需要每刻活在競爭求存的生活模式中, 一直沒有想到這點和以為只要自己沒有直接害人就能夠心安理得, 沒有想過我的一個手機, 一對運動鞋的欲望就足以間接殺死無數活在貧窮下的貧民.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每天活在害怕會沒錢, 餓死的情景裏面, 而只是默默地對系統服從, 沒有想過自己應該為存在/全世界的人類, 的一体平等盡自己的力量, 為世界帶出改變.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把工作定義為很辛苦, 與老板立場對立, 不開心, 沒有快樂, 對自己沒有意義的舉動. 討厭工作和討厭被克扣. 沒有察覺現時我需要生活, 在還未走到實現一体平等的世界前, 我在這裏需要用盡一切方法來續命下去.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工作時一直壓抑自己, 以為壓抑就是自保的最佳的職場生存方法.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一直只是渴望擁有更多的金錢, 更多的享受, 質問為什麼有錢的人可以過的生活, 我卻不能夠過. 從來沒有察覺到後果, 即是報應永遠都存在, 只是我/我們在嘗試逃離後果, 和自己需要負的責任.


玩耍 - 玩耍是拋開所有一切煩惱然後做我想做的事情. 以前上學時是借了同學的漫畫書, 一整個下午都躺在床上看漫畫. 覺得很開心, 暫時忘記了功課成績差的事實. 看漫畫有一種 - 她們太漂亮了, 完全被迷住, 像如果我能夠活在裏面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 有一種感受/快感. 小時候亦很喜歡跟弟弟和其他小朋友在公園裏跑, 但是經常被管理員/父母制止. 玩耍是一種表現自己, 有種舒暢感覺的活動, 特別是在運動上面. 我很, 很, 很喜歡玩耍, 感覺就像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小時候是較多運動性玩耍, 上了中小學以後開始出現電子遊戲機, 感覺得新奇, 像着了迷一樣地上了癮. 但是父母沒有給零用錢, 曾經很埋怨和羡慕其他有錢的同學. 長大後發覺零用錢是有錢父母給孩子補償的玩意.我覺得對花時間在玩耍上感到內疚, 和害怕受到父母的責罰, 但是對於現實世界的不滿和不能夠滿足自己的欲望, 玩耍是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曾經希望可以永遠盡力地去玩耍.

玩耍:
====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對自己的環境, 學業成績/記憶力, 擁有的金錢不滿意, 只想用玩耍來打發時間, 玩我喜歡玩的遊戲. 感覺舒服而不是為了做有意義的事, 為一体平等生命而努力.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沈迷在漫畫的虛假/能量性世界裏, 而不是察覺自己活在現實中, 必需保持在這裏, 在呼吸中, 在物質性裏.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因為我在現實生活中擁有的金錢, 競爭求存的表現完全未如理想, 而放棄了現實的世界, 沈迷在電玩, 漫畫裏面的能量感受世界裏面, 完全失去了自制的能力.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因為玩耍的感覺比工作和讀書更好受, 所以我主導了自己, 完全沈𨠪在不工作的電玩世界.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羡慕其他有錢的同學, 他們完全能夠用零用錢, 買自己喜歡的東西, 小吃, 玩具. 完全沒有察覺到他們有自己的進程需要面對, 而存在/世界裏的一切都是有後果需要面對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因為覺得在現實生活中不如意, 所以用玩耍來逃避現實中的不開心, 不愉快, 而不是貢獻自己, 組織志同道合的人仕, 一起為帶出一体平等生命的新世界系統而努力, 做有意義的事, 把玩耍, 工作和學習的時間兩邊兼顧好, 編排好自己的時間表.

我寬恕自己沒有接受允許自己, 察覺在這刻的存在裏, 是沒有可能亦不應該永遠只往玩耍的方向走, 在可能的情況下, 把做有意義的事情視為玩耍的一種, 否則, 放慢我的腳步, 慢慢完成一定程度的工作責任後才考慮玩耍.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過往一直只是幻想自己在一個只玩, 用錢做到不需要工作的世界生活, 沒有察覺到錢, 玩具, 勞動力, 從那裏來, 和參與在自己無止境的玩耍欲望中, 身邊的人就需要因為而受痛苦或喪失性命. 而我過往卻一直只想玩更多更多.



滿足 - 從小就很不滿足, 6, 7 歲時開始覺得人生怎樣也活不過 100歲, 始終有一個期限, 與其這樣死去, 那我要盡量滿足自己, 讓自己得到最大的快樂. 曾經小時候對能夠吃到美味的食物, 如鮮忌廉疍糕很, 很, 很愛吃, 但是可能當時家庭經濟不許可, 很少機會吃得到. 稍為長大了以後, 開始沈迷在感受/快感的感覺, 當初是覺得這種体驗很舒服, 後來漸漸地變成了上了癮的情況. 滿足變成了, 越來越想体驗到更大量, 更強大的能量刺激(完全忘記了對其他人/物質性, 處於 "心安理得"的順暢感受). 人生變成了只為不斷追求感受/快感/正能量. 它們令我覺得舒暢, 以為人生就是為了它們才活的. 在社會/家庭/學校裏亦不斷壓抑自己, 唯一的滿足方法, 就是体驗到感受/快感時盡力地去活自己/仿忽那是我唯一覺得開心, 舒暢地表現自己的機會. 像洗澡的感覺一樣. 喜歡的正能量就經常找機會感受, 不大喜歡的情緒就較少/不大想感受.


Thursday, 2 March 2017

戒除對能量/感受的上癮 - Kim A. 的肌肉溝通指導 - 3



先發制人(Anticipative) - 活在我們現今這個冷酷無情的世界, 是極恐怖的一件事. 全世界的人都被琳𤨡滿目的商品佔有了, 每個人為了得到金字塔最上層的生活, 包括以前的我, 可以妄顧其他所有一切人, 動植物, 地球的死活. 所以, 對於競爭求存的意識是很根深蒂固的. 表面上是每個人都得到法律的保障, 實際上是你死我活的明爭暗鬥. 我害怕不夠聰明, 自己比其他人蠢/笨, 可以說是天生拒抗滑頭, 但是又想得到其他富人人家的享受. 所以, 我活在分離裏面, 養成了先發制人先得勝的概念. 表面上覺得先發制人是對自己有百利而無一害, 因為對方/別人無情, 所以我更需要先發制人以保護自己, 免受/把傷害減致最低. 因為以前不知道/不相信真的有報應存在, 覺得只是阿Q精神的人, 想出來安慰自己的想法, 沒有真正活/應用耶蘇的愛人如己的守則.

另一方面, 亦是為了個人享受/金錢, 完全忘我地渴望掠奪更多, 更多的利己-利益, 只管自己的生存和享樂, 沒有為全体最大得益而努力過. 甚至想也沒有想過自己會為大眾服務或犠牲, 覺得這只不過是為了心安理得, 沒有任何實質意義. 只懂得批判其他人殘酷, 沒有發覺其實是因為自己殘酷, 所以才會有這種情緒反感. 我對自己說: 為了生存, 我可以/需要不擇手段. 但是, 卻從來沒有想過, 為改變這個世界而出一份力, 改變自己, 改變現時的世界/金錢系統. 也養成了先發制人才有安全感的習慣. 在現今冷酷的世界裏我經常覺得, 沒有金錢/權力就得不到金錢/享受, 而且別人也是這樣想, 隨時隨地準備好, 不會放過任何一個, 可以侵害我的機會, 我覺得/以為先發制人, 是最佳的防守, 也沒有考慮過怎樣實行真正的(平等)博愛.



對自己不夠仁慈 - 我經常都活在害怕浪費時間, 害怕在這人生中走不完自己的進程, 不能夠成功透過從物質性身体誕生出自己成為生命, 某程度上是知道自己不夠盡力走自己的進程, 並且完全放棄利己-主義的享受, 表面看似是享受. 其實最近開始察覺到吸呼裏流動生命的体驗才是真正的享受. 我經常把自己的身体, 催迫它, 盡量把它迫到極限, 而沒有察覺身体是有極限的, 一心只想多完成幾項工作, 提升效率. 另一方面亦用忙碌來麻𨠪自己對感受/快感的上癮, 好讓自己沒有太多時間去想/体驗它們. 總之, 是自己不想慢下來, 仿佛只要我慢下來, 生命/人生就變得在浪費時間. 一種害怕死亡, 用盡自己有限的時間的妄想狂/神經質, 在我的字典裏面, 仿佛是沒有慢下來, 穏定, 或享受人生的字眼 - 一切都是害怕, 加快, 更快. 我以為盡力完成更多, 再多的工作就是完成了我對存在, 和走自己的進程責任. 從來沒有想過, 快之中求穏定, 不要跟隨心智/能量亂竄, 每當出現亂竄的時候, 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在物質性身体裏, 減慢, (放慢)呼吸.

我沒有重視過穏定因為我喜愛能量的感受/快感, 把穏定視為理所當然的一件事, 對物質性身体給我穏定的支援, 我要重新重視穏定的價值, 和當我穏定時, 我或許工作效率會更高. 我以往有一種錯誤的觀念/想法, 就是人越穏定就越像被洗了腦的機械人一樣, 覺得穏定是沈悶的, 沒有自我, 沒有思想. 沒有想過以我的理解剛好相反, 常識(Common Sense)就是很穏定的一種表現. 在穏定中處理我需要處理的事情, 在穏定中, 我應該會變得更全面和犯更少的錯誤, 這是我的常識体會. 不能再只集中在快, 快和更快上面, 重點是要全面性的 "穏定", "常識處理", 和 "為全体生命最大得益(集体幸福)而努力".

從今天起, 要改變, 透過 "穏定"為我的工作效率基石. 我相信一切都應該先從穏定開始, 不管我想要多快, 或多催促自己, 如果出了錯要多花時間善後, 工作反而會做得一團糟.

Tuesday, 14 February 2017

戒除對能量/感受的上癮 - Kim A. 的肌肉溝通指導 - 2




 所以, 就上述關於工作, 玩耍(Play), 滿足(Satisfaction), 先發制人(Anticipative), 和對自己不夠仁慈方面, 我打算較詳細地寫出自己的問題/批判/想法等等. 寫作是很好用的自我反省工具, 有自我導航的作用, 請大家不要像我以前般抗拒, 所以就不願意寫, 而持之以恒.

工作 - 一提起工作不得不說立刻出現了以前在辨公室, 做不想做, 或像個奴隸的厭惡工作. 經常活在害怕會得罪老板這樣的念頭裏, 工作 = 被奴役. 在一個完全被老板控制的環境裏, 自己又不能夠反抗老板, 不甘心被剝削, 但是不動彈不得. 同事之間完全是活在分裂/分離和互相猜忌中. 工作就是疲倦到要死, 換來微薄的薪金. 我以前比較幸運, 沒有養家的負擔. 時刻活在害怕得罪老板的下場. 失去經濟支援, 就代表得不到社會系統的支援, 始終害怕終有一天會因為沒錢而餓死在街頭. 現時的所謂有氣有力去工作, 是餓不死人的說法是精英的說法. 不信的話請找幾個朋友來一起玩一玩大富翁遊戲, 看一看只要開始輸以後, 別的玩家會否給你翻身的機會? 大富翁遊戲就是我們現時的社會/工作的寫照. 為了自身的安全和避免被裁員, 我以為自我壓抑就是在工作環境裏最安全的自保方法.

玩耍 - 玩耍是拋開所有一切煩惱然後做我想做的事情. 以前上學時是借了同學的漫畫書, 一整個下午都躺在床上看漫畫. 覺得很開心, 暫時忘記了功課成績差的事實. 看漫畫有一種 - 她們太漂亮了, 完全被迷住, 像如果我能夠活在裏面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 有一種感受/快感. 小時候亦很喜歡跟弟弟和其他小朋友在公園裏跑, 但是經常被管理員/父母制止. 玩耍是一種表現自己, 有種舒暢感覺的活動, 特別是在運動上面. 我很, 很, 很喜歡玩耍, 感覺就像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小時候是較多運動性玩耍, 上了中小學以後開始出現電子遊戲機, 感覺得新奇, 像着了迷一樣地上了癮. 但是父母沒有給零用錢, 曾經很埋怨和羡慕其他有錢的同學. 長大後發覺零用錢是有錢父母給孩子補償的玩意.我覺得對花時間在玩耍上感到內疚, 和害怕受到父母的責罰, 但是對於現實世界的不滿和不能夠滿足自己的欲望, 玩耍是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曾經希望可以永遠盡力地去玩耍.

滿足 - 從小就很不滿足, 6, 7 歲時開始覺得人生怎樣也活不過 100歲, 始終有一個期限, 與其這樣死去, 那我要盡量滿足自己, 讓自己得到最大的快樂. 曾經小時候對能夠吃到美味的食物, 如鮮忌廉疍糕很, 很, 很愛吃, 但是可能當時家庭經濟不許可, 很少機會吃得到. 稍為長大了以後, 開始沈迷在感受/快感的感覺, 當初是覺得這種体驗很舒服, 後來漸漸地變成了上了癮的情況. 滿足變成了, 越來越想体驗到更大量, 更強大的能量刺激(完全忘記了對其他人/物質性, 處於 "心安理得"的順暢感受). 人生變成了只為不斷追求感受/快感/正能量. 它們令我覺得舒暢, 以為人生就是為了它們才活的. 在社會/家庭/學校裏亦不斷壓抑自己, 唯一的滿足方法, 就是体驗到感受/快感時盡力地去活自己/仿忽那是我唯一覺得開心, 舒暢地表現自己的機會. 像洗澡的感覺一樣. 喜歡的正能量就經常找機會感受, 不大喜歡的情緒就較少/不大想感受.


Tuesday, 7 February 2017

戒除對能量/感受的上癮 - Kim A. 的肌肉溝通指導 - 1



在與 Kim A. 的傾談過程中, 發現自己每次對感受/快感/能量, 都在很軟弱的往後改正情況下敗給了自己, 所以請她給我問一問, 究竟是問題出了在那裏? 是我那裏需要改正/更留意? 以下是她給我測試出來的指導結果.

首先測試出我對自己不夠親切/寬容/体貼(Kind). 對於我現時怎樣處理自己裏面的點/問題太過強硬/嚴厲. 她問我對自己過往那裏對自己太嚴厲? 我說自己經常把感受/快感視為一種類似渡假/短暫放假的感覺. 然後她問我, 在那裏感到自己的人生/生活是一種挑戰? 我發覺自己, 每當做自己得不到讚賞或不順利的工作時, 就會産生抗拒. 覺得工作時完全沒趣, 或有趣的比例佔很少, 有的就只是責任感.

然後她說因為我經常對自己太嚴厲, 所以反而自己很迷戀在感受/快感/能量上面, 要有好的感覺/感受体驗,  遠離我的工作/現實, 因為其實我是相逃離自己對自己的嚴厲.

她再給我測試出, 我在工作, 玩耍(Play), 滿足(Satisfaction), 先發制人(Anticipative)方面有自己, 跟現實的定義, 出現了偏差的概念, 導致洐生出對自己的嚴厲. 當現實的實際情況, 跟我心裏面的概念/定義出現偏差時, 我就會因為堅持自己的概念/定義, 而出現情緒反應.

首先當我工作時, 我是處於頗壓抑自己的狀態, 當壓抑累積了一段時間後, 就變成了壓力 - 實際上我渴望得到感受/快感体驗,  真正在背後, 實際上是我渴望, 能夠自由地自我表現自己(Self-Expression). 這些都是極有效的支援, 因為, 我相信如果沒有了 Kim A. 的肌肉溝通指導支援的話, 可能我再活上 10/50年也只會原地踏步 - 因為自己並沒有察覺這一切背後的原因, 和來龍去脈. 所以, 真的很感激 Kim A. 的寶貴精神時間的幫助.

而且還有兩點是我完全沒有察覺/想過的, 就是 Kim A. 說我基於(我想是因為閱讀了 D. 的資料以後, 開始明白了)自己對快感/感受/能量作出自我批判/自責, 所以利用工作來壓抑自己對感受/快感/能量的渴望, 但是同時間, 我很大程度上渴望參與感受/快感/能量背後的原因, 是因為我想逃離工作的嚴苛. 所以是一種自相矛盾的死結.

這真是一個當頭棒喝! 我相信現時唯一能夠嘗試打開這個死胡同的, 就是經常提醒自己 - 不管在什麼環境/情況下, 都要活自己的自我表現.









Monday, 30 January 2017

戒除對能量/感受的上癮



背景參考: 什麼是感受(Feelings)? 感受就是當我們情緒高漲, 体驗快感, 興奮等等正能量感受時的一種感覺. 是能量兩極化中的正面, 相對地必需産生相應的負面的(情緒 - Emotion)能量, 像痛苦, 悲哀, 憤怒体驗. 在存在裏當我/或人感受到正能量感受時, 在存在裏某個角落, 某個人仕就必需体驗相對的負能量体驗, 以便平衡整個存在世界. 能量是不可能一面倒地傾向正面/高漲/快感的一面, 卻沒有連帶後果的.

對於感受/快感体驗, 我一直都知道很多關於它(特別是相對兩極化的特性), 但是一直都不斷失敗又再嘗試要戒掉這種極易上癮的習慣/模式(Pattern). 我在學識的層面上知道每當我情緒高漲/体驗感受/快感時, 存在裏的某個他/她/它/物質性(另一個自己)必定會体驗到痛苦/其他負面情緒体驗, 我明白這些能量特性的原理, 但是一再的跌倒, 敗給了自己對感受的依賴和這種感覺 "太舒服"了的想法/觀念.

這種不斷的失敗和再嘗試戒掉的循環不斷發生, 已經到了一個我不能夠再容忍自己這樣對自己破戒的做法. 我嘗試用了很多說服自己的籍口, 說我為什麼應該放棄感受/快感, 回到穏定的物質性和生命呼吸的体驗中, 但是也是那句老話: 感受/快感太棒了! 而在那一刻放棄了所有對自己的承諾.

所以, 我現在想出了先不要想一步登天, 期望自己馬上能夠戒掉這種模式 - 先穏定下來, 看一看自己的第 1步應該怎樣定立我的目標是什麼? 然後基於針對怎樣有效地完成第 1 步, 然後才檢討怎樣擴展, 因為感受/快感是極易上癮的一種東西.

因為自己一直反反覆覆地打破對自己的承諾, 令自己覺得很困惑和很難為情, 因為自己學習, 經歷了這麼多, 卻因為: 感受太舒服了! 而現時還沒法成功地改變自己的模式. 已經把自己迫到不得不為自己下定堅定的決心, 找出有效能夠戒掉自己, 這種根深蒂固的陋習的方法.

我深信自己必需對自己, 深入地自我承諾/約束和用其他的方式(例如真的睡眠來補充精神/体力), 代替這種看似令自己能夠精神爽利的能量感受/快感癮.

我亦發現自己的問題是: 每當感受快感/興奮時, 就一切守則都拋棄了, 忘記了前面對自己的承諾, 所以我發覺, 必需不斷提醒自己, 我必需要變成一個溫順/柔和/親切(Gentleness)的人, 因為如果我想其他人柔和/親切地對我, 那我也必需先柔和/親切地對待其他人 - 所有改變必需從我自己先做起, 直到它變成我新的自動化(行為)模式.



Friday, 30 September 2016

不夠溫柔/柔和 - 往後改正應用



1.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計自己每當與別人/我媽發生意見上的衝突時, 我第一個反應就是你居然夠膽來挑戰我的看法, 沒有真正留意看一看對方的看法, 是否真的沒有參考價值.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害怕如果我即使只是一次接受別人的意見/看法, 那麼我的看法就變得完全沒有價值, 不能夠在社會上立足/生存.

我寬恕自己沒有接受允許自己時刻記着所有一切都是自己, 當別人對我發怒的時候, 那我就必定乘機惡言相向, 以一種報復的心態來處理.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每當其他人/我媽罵我的時候, 我沒有時刻提醒自己, 要活在穏定的物質性中, 放棄情緒/能量反應和惡言相向地報復對方的態度, 沒有時刻為怎樣最完善地解決我們之間的問題和找出為全体最大得益的解決辨法.


我承諾自己每當與別人/我媽發生意見衝突時, 馬上要發怒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 縱使不能夠按照我的想法去做我也不要發怒/埋怨/指責對方, 我察覺每當別人不肯照我的方法去做的時候, 我不應該以發怒來宣洩自己的脾氣, 我察覺自己需要練習有耐性, 等待事態出現改變.

我承諾自己每當被別人/我媽罵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他們用聲音/聲波是不應該對我造成任何影響/傷害的, 我察覺一切都是我投入在自己的心智裏面, 造成反應. 我察覺他們發怒跟本與我無關, 不要上心.

我承諾自己每當被別人/我媽欺壓,  心裏立刻想以報復來取回自己的公義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所有一切都是我自己, 都是我的反映, 我應該看一看可以怎樣先穏定自己, 然後協助自己和對方, 即使對方不肯聽, 也看一看怎樣處理整件事.

2.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抗拒變得溫柔/柔和的人, 因為我是男性, 所以不想在溫柔/柔和這方面探索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把如果溫柔/柔和地對待所有一切, 自己的工作效率就會低下做籍口, 掩飾實際上是我覺得溫柔是很費勁的一個行為.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覺得溫柔/柔和是不必要的, 沒有活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因為存在裏所有一切都是我自己, 我對人不夠溫柔/柔和其實就是自作自受.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覺得自己完全不需要理會其他人的感受, 只顧及自己的感受, 而完全忽略了對人溫柔/柔和的重要性.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覺得溫柔/柔和是多餘, 不需要注意和學習的一件事.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覺得溫柔/柔和地對待別人, 有違我的人生原則和沒有必要. 沒有察覺到我渴望自己被溫柔/柔和地對待, 卻沒有考慮到自己也要先溫柔/柔和地對待別人.


我承諾自己每當覺得每當覺得溫柔/柔和地對待所有一切, 是很費勁的事而覺得煩燥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 溫柔/柔和地對待存在裏的所有一切, 是最終能夠令我換來心安理得的狀態. 我察覺當我走進程時, 是不可能得到世俗/每個人的認同.

我承諾自己每當想盡快做更多的事情而想忽略𣽭柔/柔和地對待所有一切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不應該為了快捷而忽略溫柔/柔和地所有一切的重要性. 我察覺到自己的工作效率需要加入/兼顧溫柔/柔和地對待其他所有一切的元素.

3.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認為, 如果我溫柔/柔和地對待別人, 那麼我就不能夠發洩我的脾氣, 對我的身体會有損害, 卻沒有察覺, 我一開始就不應該以發洩脾氣為目的來對待存在裏的一切.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覺得如果我失去了自己的強硬, 那裏我的人生/定義就會完全崩潰, 沒有了自我, 不能夠在世界裏生存.

我寬恕自己沒有允許自己察覺, 在存在裏所有一切都是我自己時, 我的一切都應該基於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和溫柔/柔和地對待其他人為我的起始點.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把自己定義為一個男性就必需要有剛強的性格, 不接納和不屈服別人. 把溫柔/柔和的性格, 視為是女性獨有的像徵.


我承諾自己每當覺得溫柔/柔和只是女性的像徵, 而我作為男性必需是強硬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 我們時刻都活在己所不欲, 勿施於人的報應系統中, 如果我希望得到別人𣽭柔/柔和地對待我, 那我就必需要學習怎樣溫柔/柔和地對待別人. 我察覺到自己不想表現/發展溫柔/柔和的一面, 是因為我投入了自己的男性自我意識系統.

我承諾自己每當害怕如果自己接納了其他人的意見, 那麼我的存在就沒有意義的想法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所有一切都其實是我自己, 誰勝誰負是沒有意義的, 只要是(平等地)對全体最大得益的決定, 我都需要明白和接納.

4.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把自由生活定義在隨心所欲上, 沒有加入溫柔/柔和地對待別人的元素, 和存在裏所有一切其實都是我自己的世界觀.

我寬恕自己沒有允許自己, 有耐性和細心地學習自己在與別人意見上有衝突時, 不要發脾氣, 寧願柔和地觀看整個事態, 自己可以怎樣指揮自己, 符合對全体最大得益的方針.

我寬恕自己沒有允許自己察覺, 不夠溫柔/柔和地對待其他人/認為這時費時的行為, 就是我不想顧及別人的感受的一種表現.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把生活/生命定義為強硬的攻擊性人格, 為唯一的表現方式, 卻不願意花時間,研究自己可以在那方面發展自己溫柔/柔和的潛能.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一直活在分離裏, 以一個我是強者就能夠欺壓/對比我弱的人發脾氣/發洩, 沒有想過會因此養成一種行為模式, 現在想改變自己就需要付出時間和後果的代價.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每當被當作發脾氣/發洩的對像時, 我就立即産生反擊的反應, 而不是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觀察事態自己可以怎樣指揮/處理.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受到其他人發脾氣/發洩在我身上時, 我投入在心智裏並且感到自己因此受到傷害而作出反擊, 沒有活到在一体平等下怎樣指揮/指導自己和整個事態的發展.


我承諾自己每當想活無責任地所謂 "自由"地做想做的事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 我必需每刻都考慮/顧及所有一切等同是另一個自己, 我察覺自己永遠也不再可能活在無責任地, 隨心所欲的生活方式, 那不是一種追求 "心安理得"的生活方式. 我察覺隨心所欲的自由假像與心安理得, 永遠都只能夠 2擇其一, 而且我選擇了心安理得的方向.

我承諾自己每當想發脾氣/指責別人導致我發怒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  我必需學習/活怎樣心平氣和地處理/指揮我的問題/狀況, 發洩與指責永遠也不會得到我希望得到的效果. 我察覺自己不能夠因為別人對我發洩/發脾氣而我出現相對的情緒反應. 我察覺自己必需改變我發脾氣的習慣.

我承諾自己每當想更快處理好事情/逹到我的目的, 因為對方不同意我的見解而爆發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 每當我想發脾氣時必需馬上深呼吸穏定/減慢自己, 然後才看一看可以怎樣指揮整個事態. 我察覺到即使別人不接納我的意見, 令我需要付出更多精神時間來善後, 我也不能夠向對方發脾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