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9 June 2014

什麼是付費/購買? 我們一直都搞錯了!








原文: http://livingincomeguaranteed.wordpress.com/2014/05/01/what-is-payment-we-got-it-wrong-this-whole-time/

我們受的社會教育, 是相信我們用金錢來付費/購買(Payment), 換取我們想買的東西. 你知道: 紙, 錢幣, 銀行戶口上的數字. 每當我們想得到些我們缺少的東西, 或某些不屬於我們的東西, 我們就在商鋪裏用錢, 馬上成為我們的. 然後我們能夠隨心所欲地對待它, 因為 "我們用自己的錢"買回來的. 然後, 我們在社會裏出現分岐, 當有些人相信, 每個人永遠都必需工作來賺取屬於自己的錢, 那些不肯 '真正'工作的人就是壞人, 懶惰, 自私. 其他人喜歡資本主義的概念, 當自己把錢/資產(賺的, 偷的, 繼承父母的或三者俱備)投資, 令自己的金錢 '增加'然後自己坐享其利潤. 但全都有一個共通點, 就是全都活在金錢和付費的假象中, 因為每個人都相信, 我們用錢來付費/購買的. 我也曾經被矇在鼓裏. 我也錯得很勵害.



我們不是用金錢來付費的. 沒有一樣東西是用金錢來付費的. 所以, 我們用什麼來付費換取商品和服務的? 是誰真正在(替我們)付費? 如果我走入店舖想買些牛奶, 是誰用什麼來支付的? 是我用金錢? 不, 這完全是一個假象. 你能夠看得到嗎? 醒一醒 - 是誰在真正為這些牛奶付出/付費? 是生產牛奶的乳牛. 是收集牛奶的農夫, 是包裝和搬運到店舖的工人. 所有這些人仕都用他們的 "勞力"替我們付出/付費. 這是唯一存在的真正付出/付費. 所有一切都是以工作, 以勞力支付. 在收銀員前面交出 "鈔票"並不是付出/付費, 這是一個笑話. 這是些 "小孩"在玩遊戲, 在幻想. 這就是當我們相信我們交出鈔票, 或是轉賬這樣就是付出/付費的寫照 - 我們在幻想. 我們沒有付出過丁點, 我們只奪取已經在這裏的, 然後掏出些紙張或搬弄些數字, 因為我們多麼關心這些 - 我們稱為金錢的紙張和數字. 但我們卻只關心我們擁有的數目和紙張數量, 並不關心其他人有多少錢. 不, 我們甚至不會公開地談論我們有多少錢,  因為這是一個秘密. 如果我有的錢比你少, 那我會感到羞恥, 但如果我擁有的金錢比你多, 那麼管你死活, 生命就是這樣運作的. 但生命實並非如此. 這是我們怎樣用心智系統來創造出來的金錢系統 - 與生命是有很大分別的.


金錢只是一種工具, 一個在我們心智世界裏用規則來玩的遊戲, 它可以幫助我們很有效率地, 以一種更平等, 更合理和實際的方式分配商品, 金錢並不是邪惡或是一件壞事. 是我們才是邪惡和壞的根源, 因為我們怎樣利用金錢來互相虐待對方 - 來虐待生命. 所以, 我們今天的社會不會運用金錢, 來平等, 合理和實際地, 為所有人(平等)地活在有尊嚴的人生地分配商品. 我們利用金錢來互相奴役對方, 我們用金錢來宣佈誰有生存的權利, 誰沒有生存的權利. 我們用金錢來決定誰人的生命比其他人更值錢, 誰人的生命是賤民/一文不值. 我們絶對認真地用錢來分級. 我們管其他人受苦然後死亡, 因為我們不容許他們手上握有足夠(生活)的金錢. 我們容許他們一直做到死, 這當然, 但我們不會確認他們應得的, 真正薪金. 只有痛苦(Pain-Ment).


所有這些被虐待的工人為我們付出這些痛苦, 其他人大部份時間卻只掏出紙張 - '金錢' - 然後我們真的相信這些 '最低層'的勞工, 付出痛苦的勞力, 卻只值最小的回報? 顯然的我們真的相信這條定律, 因為我們給勞工最長的工作時間和最苦的工作, 最低的回報. 我們的(社會)定律就是那些, 工作最苦最長時間的人, 這些為我們所有人服務, 親身做痛苦勞動, 應得的是最低的回報. 我們想與他們互換身份嗎? 如果我們與他們身份對調, 我們能否接受他們所受的(卑微)回報 認真和自我-誠實地看看, 不. 噢, 這不正顯示我們在所有能夠想象的層面都搞錯了付費/付出的定義嗎! 所以, 從這裏我們看到, 我們必需重新定義付出/付費/購買這個字, 我們利用付費, 夠膽界定和明白(我們)那麼自私和脫離現實(地活), 從而停止不再虐待(一切)和創造利用付費來虐待生命, 真正地得出一個支援所有一切的共識.


現時對付費的定義(Wiki百科): 付費是從一方(例如是人或公司), 轉移一件物件的價值, 交換貨品, 服務或兩者都是, 或滿足一個法律上的責任.

重新定義:付費 - 一個人勞力的痛苦和辛勤, 轉化在一種生產或提供服務. 這些在世界各地付出血汗工作的人, 是那些真正為我們付出痛苦/付費, 讓我們可以用金錢來買襯衫: 然後我們買 Iphones, 我們奇幻塑膠美夢, 我們的衣服等等. 工人才是真正為我們付費/付出的人.


所以下次當我看到自己說或心裏想 "喂, 我付了款的!"時, 我會停下來, 呼吸並且察覺: 啊, 我並沒有真的為此而付過費, 我只是掏鈔票而已, 我只付了帳(Credits), 只付了價值的幻象. 我付的大部份(鈔票)價值, 甚至不是給那些真正付出勞力的工人的. 這些工人很可能是在某些工廠被所有人剝削, 他們(剝削者)不明白真正付出/付費的意思, 他們不重視生命, 重視所有人仕都平等地像他們自己一樣, 並且不會給所有工作的人平等的薪金, 和補償他們付出的痛苦. 我不再容許利用金錢和付費來虐待其他一切, 我會為所有即使他們付出所有痛苦的勞力, 卻得不到平等/相等薪金的人大聲疾呼. 我會努力建立一個新系統, 當生命, 勞動和所有人仕的痛苦勞力, 都平等地被肯定, 所有人都會因為活着而獲得平等的金錢, 與我在這裏一起分享生命, 讓我們可以在地球這裏一起活精彩/不枉此生的人生.


所以, 透過接受這個付費/付出的新定義: 會怎樣影響每個人對現實世界的察覺, 和金錢系統應該作出什麼改變, 然後令虐待不會再出現?

首先, 我們必需變得察覺到, 當我們用鈔票付費時, 沒有人在真的付出/付費, 因為真正付出/付費形態是做勞動/工作本身的人, 向着同一個目標, 生產和提供為全体最大得益的產品和服務, 支援所有人. 當我們察覺到這點後, 我們可以看到, 我們不能真的用金錢來衡量勞力的, 因為大部份工作都可以在社會裏, 以某種形式來衡量和對社會有建設性的. 當然, 某些工作比其他工作是更具迫切性的, 例如像為全体所有人生產食物, 比繪畫一幅圖畫是更迫切的工作, 但這不會改變(各種)工作本身的價值的 - 它只會改變優先次序, 完成工作的優先次序 - 這是很重要, 我們需要察覺的一點. 所以, 烤麵包的價值是多少? 建造房屋, 生產電力, 裝嵌 IPhone, 新設計和新策劃的價值又是多少? 從事歌唱, 繪畫, 雕刻品的價值又是多少? 我們真的可以用數字來衡量任何工作的價值嗎? 當然, 我們可以隨意用任何一個數字作價值...但這仍然只是心智系統裏的一個幻象, 是我們(隨意)加上去的. 所以, 真的, 所有真正支援生命的工作, 價值是多少? 它的價值就是生命. 因為生命透過工作, 辛勞, 表現, 藝術, 流動(Movement)來表現自己...


所以, 你可以看到, 任何支援生命的工作, 它的價值, 都就是生命, 因為是生命在工作, 你看得見嗎? 快醒覺 - 你還未看見嗎?


所以, 在一個完全認同和建立 - 人們首先完成必需(平等)地維持每個人有尊嚴的人生, 然後他們會做任何自己喜歡做的事的系統 - 每個人仍然會獲得平等的酬勞, 基於生命的價值(而工作/獲發薪金). 那麼地簡單, 然而當用自私的心智系統去理解時, 人卻變得難以理解它. 所以, 回到我們這刻的現實世界, 當然我們不能夠純綷除去所有金錢, 然後說什麼都是沒有價錢的, 因為我們已經一直活在這個, 金錢和付費的幻象有一段頗長的時間. 因此我們需要慢慢地察覺這個幻象, 就像我在上面解釋的一樣, 按步就班地建立在系統裏發生改變使 - 最終 - 引領我們走向一個給每個人都有尊嚴的人生, 當我們今天所認識的金錢/鈔票不再(需要)存在.



我們可以先從建立一個在生活收入保證計劃建議的解決辨法. 這個計劃/目標並不是一個(完全)的烏托邦世界. 我在這裏說的是一個有常識的世界, 一個所有生命, 真正全方位被肯定和尊重的世界. 我們現時的困局, 和一直以來試圖活的生活方式 - 這是真的烏托邦, 因為我們活在一個, 跟據我們心智系統創造出來的幻象世界. 每當我們試圖活在這些幻象裏時, 我們完全不會考慮現實環境的 - 我們只會製造痛苦(給身邊一切).


只要一天我們還在製造痛苦, 我們就是做錯了, 我們試圖活在心智系統的虛假幻象裏, 這些都不是真, 都是自私的. 就這麼簡單, 然而卻那麼艱難地以我們的心智系統來明白, 只要我們一天還拼命地想逃避自我-責任時, 我們也不會明白的.

我鼓勵你加入我的行列, 看穿我們今天活在金錢和付費假象背後的真相. 為了我們的經濟解決辨法, 我建議大家研讀一下生活收入保證.

(請分享轉載這個重要的訊息, 謝謝)
QQ群: 生活收入保障LIG  372550945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