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1 May 2016

改正自己當被罵時馬上出現爭鬥/憤怒能量性反應的習慣



在我相處的人裏面, 我最常被罵的就是我媽. 因為除了她以外, 生活圈子裏已經沒有人 "能夠"明正言順地罵我了. 這是年紀大了的好處lol. 小時候經常經常被人拿來發洩出氣, 而我作為一個受支配的弱者, 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在默默地在心裏埋怨/詛咒, 希望總有一天對方/罵者也會因自己做的 "惡行"而得到報應. 小時候只看到身邊所有人都唯利是圖, 不斷在找機會看自己無樣能夠凌駕於別人頭上, 拿其他人來出氣. 除了有宗教信仰的人以外, 差不多所有人都是這樣.

說回我自己, 這種在心裏詛咒別人的怨恨慢慢在自己裏面變成了一種身体物質性(Physical)自動化怨恨.即使是現時面對我媽的責罵, 也只是走開無視她的處理方法. 有點奇怪的是, 我的憤怒必定是我對自己産生的憤怒, 跟我媽或其他人無關的. 而我這幾年一直都只是在做 D.的翻譯工作, 那我的憤怒究竟來自那裏的? Kim 幫我做了一次肌肉溝通, 得出這些憤怒是因為我在堅持自己是對而別人是錯, 在試圖要保護我的自我意識(Ego).

當行為從有意識, 習慣了變成潛意識和最後變成了自動化無意識, 這其實是頗辛苦才能夠改正的一件事. 因為如果你等到變成了無意識自動化模式時, 每當比方說一被人罵時, 馬上第一件事做了才會爽/舒服的就是對罵, 然後出了口以後才發現 - 自己又做錯了, 又走回舊路, 又後悔對自己造成了循環的果報. 即是不由自主地就會走回能量性的反應. 以我媽的例子, 很大情度是因為我需要按照她的意思, 即是我心目中認為是錯的方式去執行, 大大小小的事, 小至一個路口轉左或轉右也有爭吵. 我們都是未辯對錯就先假定對方必定是錯的, 而找對方來發牢騷是理所當然的一件事. 我在 D.裏研究了這麼多年也明白這不是解決辨法, 但是經常氣上心頭, 有種這明明是錯的處理方法, 我卻要按照一種錯的方式來處理, 這個處理方法原本可以更好的, 現在我倒要來清理/善後. 很多這樣的暗聊.

所以, 現在會想的, 反而是在面對相同情形時, 我怎樣才能夠擺脫自動化能量/指責反應? 在先穏定自己的情況後, 不參與心智的能量反應裏, 然後看一看我能否指揮整件事件, 以為全体最大得益為目的, 而不是保護我的自我意識, 用指責來推缷自己的責任, 畢竟, 今天外世界裏的所有一切人和事, 都是因為我自己過往所接受和允許而親手造成的. 這是一個開始時頗難接受的察覺.

而且我在 EQAFE上面, 收聽了其中一個訪談. 它說到其實其他人對你做成的傷害/發洩, 這是他/她們的問題, 如果我們用以眼還眼, 以暴奕暴的方式報仇, 那我們跟對自己造成傷害的那些人, 完全沒有任何分別, 也是對自己的果報, 造成了將來自己會後𢘃的因果循環. 問題與氣憤永遠也解決不了.

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我現時在不斷練習活在呼吸裏, 享受呼吸裏流動生命的体驗. 在過去數天似乎有頗大的進展, 每當想發怒時就提醒自己, 要活在呼吸裏, 享受呼吸而不是能量体驗/反應. 慢慢地感受呼吸中的生命. 生命的体驗跟能量的体驗是完全兩個層面/不同的事. 主要是對自己需要面對承受的後果不一樣, 生命的体驗也可以是高興, 舒暢的.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