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9 May 2016

改正自己當被罵時馬上出現爭鬥/憤怒能量性反應的習慣 - 自我寬恕



第 1段: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用一種報復的心理來看似宣洩我心裏的不平, 卻沒有察覺當其他人在向我發怒時, 這是他們的問題, 我不需要投入心智裏並且出現以牙還牙的方式處理.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複製了父親的強權與持強凌弱, 怨恨和以牙還牙, 並且以為這才是生存之道.

我寛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因為自己受到別人的傷害, 所以詛咒對方希望他/她有一天也會受到同樣的傷害這才算公義, 卻沒有察覺這樣我們成為了變成像他/她一樣的加害者.

我寬恕自己接受容允許自己相信只有懦弱或有宗教信仰的人才會善意對待別人, 而我們活在這樣的弱肉強食欺凌社會, 就只有越適者生存才能夠享樂和活下去.



第 2段:

我寬恕自己接受容許自己只為了讓我的心智/能量感到爽/舒服而不顧一切地詛咒其他人, 察覺我過往接受和允許的行為導致我現在需要自嘗和忍受, 學會從中學習, 所有一切都是我自己, 所以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一直深深地壓抑過往被父親和所有一切其他人責駡/發洩時, 覺得如果自己不怨恨對方, 就難洩心頭之憤, 但是沒有真正察覺這個存在裏所有的一切原來都是我自己, 我過往亦沒有出過一分力, 為改正整個世界/存在而努力過, 和改變自己.

我寛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難以接受自己會錯的, 而且我寛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錯誤地活在一種潛意識的優越感, 而對別人的不同意/不肯聽我的計劃而實行感到氣憤.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認為承認自己錯了, 需要放棄之前的想法/計劃是一件痛苦的事, 卻沒有察覺所有一切都是我, 沒有所謂誰比別人更特別或更優越. 痛苦只是心智不肯承認自己需要改變.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因為不想改變和繼續活在心智/能量裏面, 所以拒抗接受自己並不完美, 計劃經常需要有變, 和從來不肯真的考慮一下我可以從對方身上, 學到些什麼令自己在存在裏更能夠更有效地貢獻自己的人.

當行為從有意識, 習慣了變成潛意識和最後變成了自動化無意識, 這其實是頗辛苦才能夠改正的一件事. 因為如果你等到變成了無意識自動化模式時, 每當比方說一被人罵時, 馬上第一件事做了才會爽/舒服的就是對罵, 然後出了口以後才發現 - 自己又做錯了, 又走回舊路, 又後悔對自己造成了循環的果報. 即是不由自主地就會走回能量性的反應. 以我媽的例子, 很大情度是因為我需要按照她的意思, 即是我心目中認為是錯的方式去執行, 大大小小的事, 小至一個路口轉左或轉右也有爭吵. 我們都是未辯對錯就先假定對方必定是錯的, 而找對方來發牢騷是理所當然的一件事. 我在 D.裏研究了這麼多年也明白這不是解決辨法, 但是經常氣上心頭, 有種這明明是錯的處理方法, 我卻要按照一種錯的方式來處理, 這個處理方法原本可以更好的, 現在我倒要來清理/善後. 很多這樣的暗聊.

第 3段:

我寛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不自覺地形成了怨恨和詛咒對我責罵/欺凌我的人, 而沒有察覺原因都是因為我過往接受和允許責罵和欺凌別人, 所以現在需要自嘗.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連接害怕我只會一直維持物質性發怒/怨恨模式, 繼續鑄成後果.

我寛恕自己沒有接受允許自己察覺, 除了寛恕自己以外, 真誠地寬恕別人也是很重要. 因為存在裏一切都其實是自己.

我寛恕自己沒有接受允許自己活在寬恕中, 即使出了錯, 也要練習耐性地處理我與媽的爭執, 以怎樣維持大局著想, 和全体最大得益而努力, 而不是強調自己是對, 或她導致我要改正她做錯了帶來的爛灘子而發怒, 視為理所當然.

我寛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對於爛灘子的處理手法, 只用怨恨/理怨的暗聊來宣洩, 沒有察覺在一体平等裏, 當一切都是我自己時, 我現時時刻可以做的, 就是真的寬恕自己和寛恕其他人. 活在/學習真正的寬恕, 控制自己怎樣對待所有一切, 和明白有時候, 不一定可以走我心目中最佳的路線/計劃, 這不是為全体最大得益而行的方法.

我寛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每當自覺是對, 對方是錯但是我卻必需照心目中是錯的路走時, 我心裏就很不舒服, 出現指責對方, 而不是盡力看一看可以怎樣處理, 和明白, 別人怎樣對待我這昰我暫時幫不上忙/控制不了, 但是我怎樣對待別人是我可以控制和需要負上後果/責任的.


未段: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把公義定義為怨恨和以牙還牙等的手段, 卻沒有察覺公義即是後果/報應一直都在跟着我, 只是我現時察覺不到, 而且當活在所有一切都是我自己時, 唯一只能夠活寬恕, 而不是尋找公義.

我寬恕自己沒有接受允許自己虛心地學習和思索, 為什麼我會得到這種被責罵和發洩的後果? 並且接受這是我過往接受和允許出現的, 寛恕自己和寛恕別人, 改正自己然後改正這個存在.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因為自我寬恕和改正應用自覺很花時間和不好受, 所以長期逃避, 而不是努力逐點逐點地寬恕和應用, 避免將來自己活在相同的世界裏.

我寛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每當別人對我發怒/喝罵時, 我心裏就會不快, 投射/指責是對方導致我的憤怒, 而沒有察覺我需要明白現時我身處的環境, 不是分辨/爭取誰對誰錯的時候, 是看情況怎樣指揮整個狀況.

我寛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相信自我反省是浪費時間, 很痛苦, 很想逃避的事. 並且常常在想, 世界上的人極少肯聽愛人如己的信息, 要很久很久才有機會創造一個平等生命的世界.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相信當別人罵我的時候, 我是受到傷害, 所以有權/需要反擊, 對對方作出怨恨的態度, 而沒有察覺是寬恕自己和對方, 不是永遠都只活在看似被罵的那刻中.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