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1 July 2016

服從別人 - 自我寬恕



1.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對父親的(無理/強權)指令, 視為一種自私和怨恨的對待, 而沒有察覺我在過往/前世時完全是因為自己接受允許這樣無理/強權地對待其他人, 所以現在會出現這樣的 '報應'.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對父親/強權的人, 只心存詛咒和憤怒, 而沒有察覺我應該想盡辨法推動平等生命的教育, 把現時利己主義的世界淨化, 和活出所有一切/人都是我自己的平等生命觀.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覺得如果對父親/強權人仕的服從, 那我就完全輸了, 而且過着毫無意義的人生, 但是卻沒有察覺所有一切的改變, 都需要持之以恒, 耐心地一步一步帶出改變, 既不是消極投降也不是心裏怨恨憤怒, 一心只想馬上脫離不合理的強權命令, 而沒有重視自身繼續生存下去和逐步推動自己和社會/世界的改變的重要.

我寛恕自己沒有接受允許自己察覺, 我這刻的 '服從' 並不代表我的觀點或對自己走的進程, 方針/方向會改變.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害怕每當自己服從了別人時, 我的自我/生命/觀點看法/對與錯就全部都會崩潰, 卻沒有察覺我應該用盡一切(不傷害別人的)方法繼續在系統裏生存下去, 然後才能夠逐漸改變自己和社會/世界的利己-主義/自私利潤的文化, 大家一起走向成為平等生命.

2.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把生命的意義, 定義在隨心所欲地幹自己喜歡做的事/享受能量/感受/快感, 而忘掉了存在裏所有一切, 其實都是我自己. 我在活自己的同時, 卻沒有顧及存在裏任何一切的感受/我行為上的後果.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只以不服氣/氣憤/憤怒/怨恨來處理對精英/政府/學校老師的強權命令, 只一心想有一天能夠報仇/扯平(Get Even)/算帳, 卻沒有察覺自己一直都只活在分離和怨恨中, 沒有想過有一天會發現 - 存在裏所有一切都實在是我自己, 和自己今天困在學校監獄中, 完全是因為自己過往一直無視/接受允許這一切在世界/存在裏出現, 沒有推動過任何走向平等生命的改變, 所以今天自己要自嘗苦果.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只一直活在自己受到不平等/強權命令對待的那刻中, 一直困在怨恨/憤怒的記憶空間裏, 不是活在這裏/當下(Here), 一心只想以報復方式討回公義, 卻沒有察覺所有一切都是自己, 那過往自己接受允許此等強權在存在裏肆虐, 那些受到影響的人仕, 他們的公義是否也要向我討回? 沒有察覺只有誠心的自我寬恕, 並且從此不再活在分離中, 多樣化平等生命是一種 '樂趣' 而不是從其他的我身上, 騙取/奪取看似沒有/能夠逃避自身後果的利己享受/利己利益.

3.

我寛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對老師可以隨意對學生發脾氣的統治式教育, 以不服和怨恨的方式, 希望對方終有一天會得到報應, 而不是看一看自己可以怎樣自處求生存下, 將來甚至可以協助對方明白, 我們全部其實都是一体平等生命.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對年紀比我大, 擁有強權的政府機構, 父親以反感和鄙視的心態來試圖宣洩我得到不合理的對待, 而不是先忍受, 求生存, 然後試圖協助他們明白一体平等生命的重要性和自己犯了什麼錯.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在受到強權對待時, 假若不反擊他們, 心裏就覺得委欎, 得不到公義, 有欠公允.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每當受到強權統治時, 都不會反省這是因為我過往接受允許這些事情出現, 或我曾經幹過相同的事對待別人, 所以今世需要自嘗, 反而怨恨施虐者, 指責怨恨他們, 沒有包括為施虐者(老師/父親)着想, 怎樣將來有機會時協助他們明白平等生命, 而只是活在過去的仇恨/怨恨裏面.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用因為短期內感受不到報應在施虐者(老師/父親)的身上出現, 所以用此為籍口, 只管自己盡力的追求能量的享受, 而不管自己的性格/人格/行為模式出現什麼改變, 或其他人的苦況, 只要我得到快樂, 那一切對我來說就很美好, 地球也很美好.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以討厭服從政府, 老師, 父親的怨恨態度來應付他們 - 敢怒不敢言. 然後永遠都活在憤怒, 怨恨, 伺機報仇的心態來對待他們, 而不是看情勢為自己先求生存下去, 然後以寬恕和幫助另一個自己的態度, 來終結這些仇恨, 和看一看自己可以怎樣協助他們.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過往一直接受無理和霸凌的行為, 對待別人, 以致我今天也報應地受到老師, 父親等人的霸凌行為對待.



4.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對父親無理的管治, 報以復仇, 怨恨和只活在期望他得到應得的報應的時間心智空間裏,  以暴易暴, 沒有原諒, 沒有寬恕, 只是永遠停留在分離, 自己受到不公平的對待記憶裏.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對父親的強權統治, 只報以復仇, 怨恨, 和自身能夠怎樣得到快樂, 從來沒有考慮過他也是另一個自己, 只視以暴易暴的報仇方式, 才是唯一的公義.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因為被父親, 老師等強權統治, 而不能夠即時改變自己的困境而活在詛咒他們, 希望報應有一天終會降臨在他們身上, 而沒有察覺他們都是另一個我.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每次被父親, 老師打壓需要屈 服時, 都一直叮囑自己, 一世都要記住這些人過往怎樣對待我, 期望有朝一天能夠報仇, 令自己覺得當年所受的苦是值得的. 而沒有考慮和記起, 存在裏所有一切人仕都是我自己, 和需要自我寬恕和往後改正自己的應用, 否則這種報應循環只會沒完沒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一直都只以渴望老師, 父親所有打壓我的強權人仕一天自食其果, 然後自己才覺得舒暢一點, 完全沒有考慮這樣自己也會間接變成了像他們一樣壞的人, 對另一個自己沒有伸出幫助和援手, 協助他們明白, 自己究竟在幹着什麼一回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