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 May 2012

第四日 - 爆竊賊的宽恕



今天極度震驚的被竊匪爆竊入屋, 損失了幾千元的財物. 十分疲倦. 我和媽的証件也失去了. 接踵而來是無數的補領和應付怎樣到美國取回已訂的東西. 我媽只是在心痛和擔擾失去的東西, 和有可能身份被盗用. 而不會考慮改變這個世界, 讓所有人都不需要靠偷盗為生.

我宽恕自已接受容許自已追求和保障自已的享受和財產, 迫其他人走上偷盗的路, 而不是為全体最大得益而貢獻, 照顧每一個人讓所有人都不需要為生存而偷盗.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管別人死活而導至今天自嘗被爆竊而求生存的後果, 而從今天, 全力為全体最大得益而出力, 推動一体平等.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把自已生活的苦困指責在資本系統上, 而不是負起自我責任, 在守法下團結起來一起為一個平等照顧全体所有人/一切的系統而出力.

我宽恕自已沒有接受和容許自已察覺我今天活在這樣的困苦生活, 是因為我過往對其他的人/所接受和容許的一切壓迫, 而不是為全体最大得益而活.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以為我眼見的一切就是全部, 我可以完全隨我喜歡地傷害他人, 而沒有察覺到所有一切其實都是我自已, 我怎樣對其他人其實是我怎樣對待/創造自已的將來.

我宽恕自已接受容許自已以為酒精和毒品就我唯一麻醉自已的出路, 把我的生命定義在短暫逃避痛苦現實的方法, 而不是盡我的能力團結一起建造一個支援平等生命的平等富裕金錢系統.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把自已視為在現時的資本社會裏是毫無力量的, 完全受制於政府, 用這個籍口來推搪, 消極和睡覺, 而不是堅持, 盡我的每一份力為平等生命而努力.

我宽恕自已只把自已的享受放在第一位而沒有察覺平等生命代表所有一切其實都是我, 而我不願意為平等生命而付出.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只支援一個只有勝利者得到一切, 而失敗/不幸者活得比地㡳泥的奴隸還要賤的資本主義世界, 而不是全力支援建立一個照顧所有平等生命的世界.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因為看見其他人, 活在閃閃發亮的看似是富有的享受而我也不顧一切問: 為什麼我就不能跟他們一樣享受, 而沒有察覺所有一切都是有直接後果的. 沒有明白他們的享受是不付合照顧所有平等生命的原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