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5 June 2012

第五日 - 用盡一切方法來欺騙的魚販



這天我和媽到了魚人碼頭買無荷爾蒙的牛肉. 順道到碼頭看看有沒有平價的三文魚或蝦. 選了一個在中間的越南魚販. 在那裏擺賣的人, 眼裏全都只有錢, 和我怎樣用盡一切方法騙得更多的錢我那天就會有豐富的利潤. 我在想反正要吃那就多買一點了吧. 回來後來發覺全都是霉爛的肉. 買了一個教訓. 我也只在想怎樣省下更多的錢, 起碼將來也有機會可以用來幫 Desteni. 在那個商販眼中, 就像在釣魚, 或在賭博, 掩飾不出準備騙取我們手裏鈔票的緊張和喜悅.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 把身邊一切的人當用是分離的別人, 任意騙取他們的錢, 而沒有察覺完來所有一切的人都是我, 都是平等生命的一部份.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只愛自已和我的家人, 而不是為全体最大得益而出力, 改寫自已的本質, 繼而改變我的外世界.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把自我-責任推在/指責在是社會的錯, 而完全絶望, 用飲酒來逃避, 而不是每一刻都負起改變自已, 改變一個平等生命世界的外世界.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只為自已而活而不是承諾為全体最大得益而活.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因為我以為我只有這麼的幾十年的生命, 然後我透過騙錢(做生意)的技巧來滿足我的能量/酒精欲望, 而不是為改變自已而盡力, 每一刻為全体最大得益而努力.

我宽恕自已沒有容許自已察覺我的平幸遭遇全都是因為我過往接受和容許的而導至今天出現的報應, 而不是每天為平等生命而努力.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眼中只有貪/為了生存騙最多最多的金錢, 而沒有察覺我實際上是在騙自已(其他人), 讓自已在未來被騙, 因為所有一切其實都是我.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只不停往上爬, 往上要奴隸其他在我下面沒有錢的人, 而不是奉獻我自已為所有人都是平等生命而努力.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為別人的認同而出力, 而不是為平等守則而用運作, 不管有沒有人注意我的寫作.

我宽恕自已沒有容許自已察覺現在的資本主義系統是奴隸系統, 而我不斷靠用鈔票奴隸其他沒錢的人維持我的享受, 而不是為全体平等生命而出力.

我宽恕自已沒有容許自已察覺我們的本質實際上是一体平等的, 而因為我想奴役其他的自已而實化出忘記, 忘記了其他人都是我, 而不以以所有一切都是平等生命, 給予即是獲得的守則下生命, 体驗自已.

我宽恕自已沒有容許自已作為存在的一份子, 負上自我責任, 最有效的給予生命給所有人就是我獲得生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