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 August 2016

不安感和憂慮

 
我從少就缺乏安全感. 在家中, 一切都是父親掌控一切的局面. 慢慢地, 我亦看得出他對要肩負養起整個家庭, 已有怨言. 很多時候都是用鐵腕手段, 來壓制我們, 也有拿我們來出氣. 所以, 從小時候, 很快開始, 已經對自己的成績和家庭. 暗地裏放棄了和缺乏安全感. 想一直玩耍下去, 但是成績一直都不算很好的樣子, 慢慢學會了, 世上所有一切都要靠讀書來得到. 其餘的人, 就是不知道怎的受到家族父母輩的祖蔭, 他們繼承了父母剩下大量的財産, 得以 "成功". 我當時就在想: 沒有辨法, 自己既不是天生聰明的讀書材料, 也不是口裏含着金鑰匙出生的 "幸運"人仕. 那麼究竟自己要怎樣生存? 怎樣能夠盡最大能力延長自己的壽命? 自己一想到死亡就會覺得, 為什麼生命會終結? 不可能 "永遠"延續下去? 很擔心自己終歸都會有死亡的一天.

對於父親的霸者之道/統治,既沒有好感, 也不想自己變成他的模樣. 所以慢慢就産生了不安和無奈. 發覺世界上每個人都不會真的 '博愛'其他人, 甚至戀愛也是為了逹到自己目的而做的行為. 只想逃避在小說, 或者渴望能夠活在一個, 每個人都心地善良, 或不會為名利爭鬥的世界. 但是卻從來沒有想過, 要自己真的出一分力去真的建造/改變我們現時的世界. 只把自己的責任, 推缷給表面爭取民主的人. 自己卻只顧追求能量/快感/感受上. 來分散自己對社會競爭求存的不安感和憂慮.

我經常擔心, 如果我激怒了父母, 那怎麼辨? 自己讀書又不成, 怎樣生存? 而且社會上所有人都永遠沈迷在盤算怎樣奪取其他人的一切, 怎樣算盡心思, 貪取所有其他人口袋裏的錢. 我既不想變成一個這樣不擇手段而貪婪的人, 因為社會上, 絶大部份人都心裏只變成了一個不擇手段貪婪的人, 不變成他們那我可以怎樣自保? 這些都是我一直暗地裏的擔憂. 只要一天缺錢, 我就會餓死, 沒有人有能力, 也不會可憐我. 只是活在這些惶恐之中, 卻不會團結或找志同道合的人, 推動改變現在這個弱肉強食的無情財富/貪婪主導的世界.

亦有試過在中學時候, 因為沒有零用錢, 吃同學跌在地上的零食, 而被其他人取笑為乞丐, 成為捉弄的對像, 這也是在學𣏤其中的不安. 自己成績不能夠名列前矛, 也是很令人擔憂的事, 將來長大了怎樣生存? 不能夠找到舒服又能夠賺錢的工作, 注定要做奴役辛苦一世以糊口. 自己一天一天老了, 總覺得自己過快樂的日子太短, 過得不夠快樂/不夠意義. 那時候自己是完全沒有後果/報應這些概念, 也不相信, 更沒有所有一切包括自己, 都是一体平等生命的一份子的想法.對世界上各種新奇好玩的玩具/玩意, 想什麼都要試過才不枉此生.

還有就是對痛楚的害怕, 擔憂和不安. 很, 很害怕受到痛楚. 卻沒有想過所有一切都是察覺的, 連自己每餐吃的東西, 它們也有可能因為我的繼續存活, 而需要犠牲自己, 讓我能夠料養自己的身体. 因為不想受痛楚, 所以就一直逃避會對我造成痛楚的事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