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0 August 2016

不安感和憂慮 - 自我寬恕



1.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每天都只活在沒有安全感之中, 擔心和害怕得不到支援會死亡.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沒有察覺到, 只要我盡了力去活, 繼續求生存下去, 那麼我已經是活過和盡了力而無憾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沒有察覺, 讀書成績好壞, 跟大腦的發展是沒有關係的, 而是預編程好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因為對這個世界的能量性快感/感受留戀, 而不願意死去, 因為想永遠這樣活着而害怕會死亡. 沒有察覺我怎樣活自己和以己所不欲, 勿施於人的生活守則活我的人生, 而不是無止境地追求享受/能量/快感.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因為表面上很多地球上的玩意, 像是很快樂的一回事, 所以什麼玩意也想去玩, 然後才覺得自己不枉此生, 卻沒有察覺生命的意義, 是在怎樣活得有意思, 活出為全体集体最大得益而努力, 活出待人如己,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生命守則.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過往完全不顧其他人和存在裏的所有一切, 只要我高興快樂生命就有意義, 卻從來沒有察覺過我首先要活出待人如己,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守則. 過往一直迷失在分離裏, 完全忽略/無視其他人/其他的我在奴役金字塔底層, 每天過着非人的生活.

2.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用逃避和無奈來處理我與父親的關係, 沒有察覺到我以他的迷失在貪婪中做籍口, 而從來沒有想過所有一切都是我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因為很多人都迷失在貪婪和不能信任他們, 而我也成為了他們的一份子, 只追求自己的能量/快感享受, 而沒有活過, 察覺和明白為什麼要己所不欲, 勿施於人的道理.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覺得自己生命苦短, 只應不停追求自己的享受, 卻從來沒有察覺/想過, 我對自己, 作為平等生命的一份子, 在存在裏所有一切都是自己下, 推動建立平等就是博愛, 就是真正和平的出路.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用因為自己力量有限做籍口, 不肯盡力找辨法推動和建立怎樣一個平等的系統, 平等地照顧自己和所有一切.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用很難, 不管自己怎樣努力都沒有成果做籍口, 不願意堅持鍛練自己, 以備將來自己有需要時, 可以為推動平等生命系統, 不管是經濟上還是呼籲上貢獻自己.

3.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永遠只活在父母的陰影下, 卻沒有努力鍛練自己的工作/求生技巧, 以便將來時機成熟時能夠用得上場.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相信/以為自己沒有直接幹出貪婪別人的錢的事, 我就是一個好人, 但實際上卻拼命追求享受, 完全忽略了第 3世界國家的人, 他們需要承受的慘痛生活, 甚至很快就被折磨而死, 完全因為我間接追求平宜貨品/更多的享受間接造成, 我不能夠推缷自己的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相信只要我沒有親手傷害任何人/貪婪那麼我就是個好人. 沒有察覺和負起自己作為平等生命的責任 - 想活在平等(博愛)生命中, 那我就需要想辨法推動/建立一個新的平等系統/世界, 不能夠只指責和推缷自己的責任給其他(如爭取民主)的人.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相信世界/系統是沒有救的了, 我也只是一個人做籍口, 而沒有負起推動平等生命的自我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因為外世的世界是一個充滿貪婪/弱肉強食的世界, 所以我就以此為籍口, 肆意隨波逐流, 對身邊的一切漠不關心 - 除了自己.

4.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只把自己的享受 = 金錢放在第 1位.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把自己的價值, 放在同學和其他人心裏怎樣看我, 而不是我自己肯定對自己的評價.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害怕不能夠學會一技之長, 競爭求存, 所以經常活在惶恐/擔憂之中, 卻不肯尋找一些方法/團体, 一起推動平等生命, 和存在裏所有一切其實都是我們自己這個事實.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不夠堅持, 只因為困難和看似努力下都沒有結果, 所以就放棄了學習和努力, 只顧追求個人享樂.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害怕變成一個金錢金字塔低層下的奴隸, 卻不會推動改變這個世界, 成為一個平等生命系統, 讓不平等/某些人是奴隸, 某些人是享樂的巨富這些不平等的情況消失, 從此所有人都能夠活在平等生命裏, 卻因為自己害怕變成過奴隸的生活, 而試圖拼命往金字塔上面爬.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只要我每天快樂/享樂就是美好的一天, 享樂的日子太短, 而不是追求活出平等生命的意義而盡力活出自己的每一天, 而不是計較多久, 及完全忘記了自己需要承擔任何所作與所不願意作的自身後果.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只因為我明白了現在食物也是察覺, 而且在消化過程中需要承受痛楚, 而不想自己變成食物, 但卻沒有領悟 - 為全体(集体)最大得益而努力, 和成為平等生命的自我責任和意義 - 即使痛楚, 在平等和有需要時也要堅持承擔.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一直以消極/畏縮和逃避的態度來處理痛楚這個問題, 並且一直只停留在痛楚的時間空間裏, 沒有察覺痛楚在一定時間後, 是會消去的. 反而我怎樣活過自己的生命, 是否平等生命的一份子, 意義才是更重要.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