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0 September 2016

不夠溫柔/柔和 - 往後改正應用



1.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計自己每當與別人/我媽發生意見上的衝突時, 我第一個反應就是你居然夠膽來挑戰我的看法, 沒有真正留意看一看對方的看法, 是否真的沒有參考價值.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害怕如果我即使只是一次接受別人的意見/看法, 那麼我的看法就變得完全沒有價值, 不能夠在社會上立足/生存.

我寬恕自己沒有接受允許自己時刻記着所有一切都是自己, 當別人對我發怒的時候, 那我就必定乘機惡言相向, 以一種報復的心態來處理.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每當其他人/我媽罵我的時候, 我沒有時刻提醒自己, 要活在穏定的物質性中, 放棄情緒/能量反應和惡言相向地報復對方的態度, 沒有時刻為怎樣最完善地解決我們之間的問題和找出為全体最大得益的解決辨法.


我承諾自己每當與別人/我媽發生意見衝突時, 馬上要發怒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 縱使不能夠按照我的想法去做我也不要發怒/埋怨/指責對方, 我察覺每當別人不肯照我的方法去做的時候, 我不應該以發怒來宣洩自己的脾氣, 我察覺自己需要練習有耐性, 等待事態出現改變.

我承諾自己每當被別人/我媽罵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他們用聲音/聲波是不應該對我造成任何影響/傷害的, 我察覺一切都是我投入在自己的心智裏面, 造成反應. 我察覺他們發怒跟本與我無關, 不要上心.

我承諾自己每當被別人/我媽欺壓,  心裏立刻想以報復來取回自己的公義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所有一切都是我自己, 都是我的反映, 我應該看一看可以怎樣先穏定自己, 然後協助自己和對方, 即使對方不肯聽, 也看一看怎樣處理整件事.

2.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抗拒變得溫柔/柔和的人, 因為我是男性, 所以不想在溫柔/柔和這方面探索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把如果溫柔/柔和地對待所有一切, 自己的工作效率就會低下做籍口, 掩飾實際上是我覺得溫柔是很費勁的一個行為.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覺得溫柔/柔和是不必要的, 沒有活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因為存在裏所有一切都是我自己, 我對人不夠溫柔/柔和其實就是自作自受.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覺得自己完全不需要理會其他人的感受, 只顧及自己的感受, 而完全忽略了對人溫柔/柔和的重要性.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覺得溫柔/柔和是多餘, 不需要注意和學習的一件事.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覺得溫柔/柔和地對待別人, 有違我的人生原則和沒有必要. 沒有察覺到我渴望自己被溫柔/柔和地對待, 卻沒有考慮到自己也要先溫柔/柔和地對待別人.


我承諾自己每當覺得每當覺得溫柔/柔和地對待所有一切, 是很費勁的事而覺得煩燥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 溫柔/柔和地對待存在裏的所有一切, 是最終能夠令我換來心安理得的狀態. 我察覺當我走進程時, 是不可能得到世俗/每個人的認同.

我承諾自己每當想盡快做更多的事情而想忽略𣽭柔/柔和地對待所有一切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不應該為了快捷而忽略溫柔/柔和地所有一切的重要性. 我察覺到自己的工作效率需要加入/兼顧溫柔/柔和地對待其他所有一切的元素.

3.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認為, 如果我溫柔/柔和地對待別人, 那麼我就不能夠發洩我的脾氣, 對我的身体會有損害, 卻沒有察覺, 我一開始就不應該以發洩脾氣為目的來對待存在裏的一切.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覺得如果我失去了自己的強硬, 那裏我的人生/定義就會完全崩潰, 沒有了自我, 不能夠在世界裏生存.

我寬恕自己沒有允許自己察覺, 在存在裏所有一切都是我自己時, 我的一切都應該基於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和溫柔/柔和地對待其他人為我的起始點.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把自己定義為一個男性就必需要有剛強的性格, 不接納和不屈服別人. 把溫柔/柔和的性格, 視為是女性獨有的像徵.


我承諾自己每當覺得溫柔/柔和只是女性的像徵, 而我作為男性必需是強硬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 我們時刻都活在己所不欲, 勿施於人的報應系統中, 如果我希望得到別人𣽭柔/柔和地對待我, 那我就必需要學習怎樣溫柔/柔和地對待別人. 我察覺到自己不想表現/發展溫柔/柔和的一面, 是因為我投入了自己的男性自我意識系統.

我承諾自己每當害怕如果自己接納了其他人的意見, 那麼我的存在就沒有意義的想法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所有一切都其實是我自己, 誰勝誰負是沒有意義的, 只要是(平等地)對全体最大得益的決定, 我都需要明白和接納.

4.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把自由生活定義在隨心所欲上, 沒有加入溫柔/柔和地對待別人的元素, 和存在裏所有一切其實都是我自己的世界觀.

我寬恕自己沒有允許自己, 有耐性和細心地學習自己在與別人意見上有衝突時, 不要發脾氣, 寧願柔和地觀看整個事態, 自己可以怎樣指揮自己, 符合對全体最大得益的方針.

我寬恕自己沒有允許自己察覺, 不夠溫柔/柔和地對待其他人/認為這時費時的行為, 就是我不想顧及別人的感受的一種表現.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把生活/生命定義為強硬的攻擊性人格, 為唯一的表現方式, 卻不願意花時間,研究自己可以在那方面發展自己溫柔/柔和的潛能.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一直活在分離裏, 以一個我是強者就能夠欺壓/對比我弱的人發脾氣/發洩, 沒有想過會因此養成一種行為模式, 現在想改變自己就需要付出時間和後果的代價.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每當被當作發脾氣/發洩的對像時, 我就立即産生反擊的反應, 而不是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觀察事態自己可以怎樣指揮/處理.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受到其他人發脾氣/發洩在我身上時, 我投入在心智裏並且感到自己因此受到傷害而作出反擊, 沒有活到在一体平等下怎樣指揮/指導自己和整個事態的發展.


我承諾自己每當想活無責任地所謂 "自由"地做想做的事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 我必需每刻都考慮/顧及所有一切等同是另一個自己, 我察覺自己永遠也不再可能活在無責任地, 隨心所欲的生活方式, 那不是一種追求 "心安理得"的生活方式. 我察覺隨心所欲的自由假像與心安理得, 永遠都只能夠 2擇其一, 而且我選擇了心安理得的方向.

我承諾自己每當想發脾氣/指責別人導致我發怒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  我必需學習/活怎樣心平氣和地處理/指揮我的問題/狀況, 發洩與指責永遠也不會得到我希望得到的效果. 我察覺自己不能夠因為別人對我發洩/發脾氣而我出現相對的情緒反應. 我察覺自己必需改變我發脾氣的習慣.

我承諾自己每當想更快處理好事情/逹到我的目的, 因為對方不同意我的見解而爆發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 每當我想發脾氣時必需馬上深呼吸穏定/減慢自己, 然後才看一看可以怎樣指揮整個事態. 我察覺到即使別人不接納我的意見, 令我需要付出更多精神時間來善後, 我也不能夠向對方發脾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