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0 March 2017

戒除對能量/感受的上癮 - Kim A. 的肌肉溝通指導 - 自我寬恕 1



工作:
====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屈服於現時的金錢系統, 對作為一個工作的奴隸極度拒抗和反抗, 但是卻像其他人一樣, 只懂得拼命向上爬, 用賺更多金錢來奴役其他人, 讓自己的生活/購物欲望, 看似得到滿足和快樂, 沒有察覺自己活在這種貪婪驅動下的人生, 在死後是有難以想像的責任後果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只是埋怨老板不是人, 自私和貪婪, 但是卻只是指責, 沒有察覺我需要為自己的情緒反應, 過往接受和允許的一切負責, 改變自己成為一個一体平等生命的一份子, 沒有察覺到我的情緒反應是我的問題, 指責他們是完全沒有意義和是拒絶承認, 我過往也曾經接受允許過這樣對待別人, 所以今世現在才需要自嘗後果,老板們因為現時完全迷失在貪婪裏面, 所以他自己有自己的進程, 責任後果需要承擔.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害怕和不想為存在裏/世界裏的所有一切負責. 因為我看不到, 証明不到存在裏所有一切都是我裏面的反映, 意思是我的環境是我自己一手造成的後果.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身受其害, 自嘗到自己/老板貪婪, 對身邊其他人造成不能忍受的痛苦, 而我只是埋怨/指責, 視憤怒為理所當然的事, 卻沒有自我反省, 看一看我怎樣對待其他人, 我怎樣也曾經貪婪, 我可以怎樣喚醒其他人和對建立一個大家都不再需要每刻活在競爭求存的生活模式中, 一直沒有想到這點和以為只要自己沒有直接害人就能夠心安理得, 沒有想過我的一個手機, 一對運動鞋的欲望就足以間接殺死無數活在貧窮下的貧民.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每天活在害怕會沒錢, 餓死的情景裏面, 而只是默默地對系統服從, 沒有想過自己應該為存在/全世界的人類, 的一体平等盡自己的力量, 為世界帶出改變.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把工作定義為很辛苦, 與老板立場對立, 不開心, 沒有快樂, 對自己沒有意義的舉動. 討厭工作和討厭被克扣. 沒有察覺現時我需要生活, 在還未走到實現一体平等的世界前, 我在這裏需要用盡一切方法來續命下去.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工作時一直壓抑自己, 以為壓抑就是自保的最佳的職場生存方法.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一直只是渴望擁有更多的金錢, 更多的享受, 質問為什麼有錢的人可以過的生活, 我卻不能夠過. 從來沒有察覺到後果, 即是報應永遠都存在, 只是我/我們在嘗試逃離後果, 和自己需要負的責任.


玩耍 - 玩耍是拋開所有一切煩惱然後做我想做的事情. 以前上學時是借了同學的漫畫書, 一整個下午都躺在床上看漫畫. 覺得很開心, 暫時忘記了功課成績差的事實. 看漫畫有一種 - 她們太漂亮了, 完全被迷住, 像如果我能夠活在裏面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 有一種感受/快感. 小時候亦很喜歡跟弟弟和其他小朋友在公園裏跑, 但是經常被管理員/父母制止. 玩耍是一種表現自己, 有種舒暢感覺的活動, 特別是在運動上面. 我很, 很, 很喜歡玩耍, 感覺就像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小時候是較多運動性玩耍, 上了中小學以後開始出現電子遊戲機, 感覺得新奇, 像着了迷一樣地上了癮. 但是父母沒有給零用錢, 曾經很埋怨和羡慕其他有錢的同學. 長大後發覺零用錢是有錢父母給孩子補償的玩意.我覺得對花時間在玩耍上感到內疚, 和害怕受到父母的責罰, 但是對於現實世界的不滿和不能夠滿足自己的欲望, 玩耍是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曾經希望可以永遠盡力地去玩耍.

玩耍:
====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對自己的環境, 學業成績/記憶力, 擁有的金錢不滿意, 只想用玩耍來打發時間, 玩我喜歡玩的遊戲. 感覺舒服而不是為了做有意義的事, 為一体平等生命而努力.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沈迷在漫畫的虛假/能量性世界裏, 而不是察覺自己活在現實中, 必需保持在這裏, 在呼吸中, 在物質性裏.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因為我在現實生活中擁有的金錢, 競爭求存的表現完全未如理想, 而放棄了現實的世界, 沈迷在電玩, 漫畫裏面的能量感受世界裏面, 完全失去了自制的能力.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因為玩耍的感覺比工作和讀書更好受, 所以我主導了自己, 完全沈𨠪在不工作的電玩世界.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羡慕其他有錢的同學, 他們完全能夠用零用錢, 買自己喜歡的東西, 小吃, 玩具. 完全沒有察覺到他們有自己的進程需要面對, 而存在/世界裏的一切都是有後果需要面對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因為覺得在現實生活中不如意, 所以用玩耍來逃避現實中的不開心, 不愉快, 而不是貢獻自己, 組織志同道合的人仕, 一起為帶出一体平等生命的新世界系統而努力, 做有意義的事, 把玩耍, 工作和學習的時間兩邊兼顧好, 編排好自己的時間表.

我寬恕自己沒有接受允許自己, 察覺在這刻的存在裏, 是沒有可能亦不應該永遠只往玩耍的方向走, 在可能的情況下, 把做有意義的事情視為玩耍的一種, 否則, 放慢我的腳步, 慢慢完成一定程度的工作責任後才考慮玩耍.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過往一直只是幻想自己在一個只玩, 用錢做到不需要工作的世界生活, 沒有察覺到錢, 玩具, 勞動力, 從那裏來, 和參與在自己無止境的玩耍欲望中, 身邊的人就需要因為而受痛苦或喪失性命. 而我過往卻一直只想玩更多更多.



滿足 - 從小就很不滿足, 6, 7 歲時開始覺得人生怎樣也活不過 100歲, 始終有一個期限, 與其這樣死去, 那我要盡量滿足自己, 讓自己得到最大的快樂. 曾經小時候對能夠吃到美味的食物, 如鮮忌廉疍糕很, 很, 很愛吃, 但是可能當時家庭經濟不許可, 很少機會吃得到. 稍為長大了以後, 開始沈迷在感受/快感的感覺, 當初是覺得這種体驗很舒服, 後來漸漸地變成了上了癮的情況. 滿足變成了, 越來越想体驗到更大量, 更強大的能量刺激(完全忘記了對其他人/物質性, 處於 "心安理得"的順暢感受). 人生變成了只為不斷追求感受/快感/正能量. 它們令我覺得舒暢, 以為人生就是為了它們才活的. 在社會/家庭/學校裏亦不斷壓抑自己, 唯一的滿足方法, 就是体驗到感受/快感時盡力地去活自己/仿忽那是我唯一覺得開心, 舒暢地表現自己的機會. 像洗澡的感覺一樣. 喜歡的正能量就經常找機會感受, 不大喜歡的情緒就較少/不大想感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