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2 May 2017

戒除對能量/感受的上癮 - Kim A. 的肌肉溝通指導 - 自我寬恕和往後改正 2



滿足 - 從小就很不滿足, 6, 7 歲時開始覺得人生怎樣也活不過 100歲, 始終有一個期限, 與其這樣死去, 那我要盡量滿足自己, 讓自己得到最大的快樂. 曾經小時候對能夠吃到美味的食物, 如鮮忌廉疍糕很, 很, 很愛吃, 但是可能當時家庭經濟不許可, 很少機會吃得到. 稍為長大了以後, 開始沈迷在感受/快感的感覺, 當初是覺得這種体驗很舒服, 後來漸漸地變成了上了癮的情況. 滿足變成了, 越來越想体驗到更大量, 更強大的能量刺激(完全忘記了對其他人/物質性, 處於 "心安理得"的順暢感受). 人生變成了只為不斷追求感受/快感/正能量. 它們令我覺得舒暢, 以為人生就是為了它們才活的. 在社會/家庭/學校裏亦不斷壓抑自己, 唯一的滿足方法, 就是体驗到感受/快感時盡力地去活自己/仿忽那是我唯一覺得開心, 舒暢地表現自己的機會. 像洗澡的感覺一樣. 喜歡的正能量就經常找機會感受, 不大喜歡的情緒就較少/不大想感受.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把自己生命的意義, 只局限在怎樣過自己的能量/感受/快感, 而沒有真正有意義地活過, 每刻活在呼吸和察覺性裏面, 記着自己是平等生命的一份子, 在照顧自己, 享樂的同時必需負起平等生命一份子的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把生命/活着的意義, 定義為只是自己盡力地想無需負任何責任地享受, 沒有想過作為平等生命的一份子, 可以過着心安理得的安寧.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把吃食物視為一種能量的体驗, 而沒有視動植物和食物是另一個我, 與我是平等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把感受/快感完全定義為我人生的目標, 而沒有考慮過我需要學習在存在裏, 作為平等生命的其中一份子, 應該怎樣負起自己與存在裏其他存有/一切的一体平等性責任, 大家怎樣平等地共融共樂, 心安理得.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沒有察覺我對感受/快感的能量表現上了癮, 其實是因為我一直在壓抑自己的存有体(Beingness), 令自己得不到表現的機會, 渴望感受快感實際上是一種渴望表現自己, 而不是心智, 的表現.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為了感受/快感/更高的能量体驗而妄顧存在裏的一切/物質性, 視它們是 '死的', 因為我聽不到它們, 亦沒有與我溝通所以我拼命地追求快感. 沒有察覺存在裏所有一切都是我的分裂, 我應該與為全体平等生命最大得益為目標而調準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把快感定義為快樂, 沒有察覺到它只是不會超過 1秒的体驗, 卻對存在裏的一切, 特別是物質性帶來龐大的痛楚, 而我卻沒有考慮其他存有需要承受的痛楚, 然後才決定我下一步的行動.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在感受/快感上只顧我行我素, 只着眼在我現時看到/感受到的一切, 沒有認真活/考慮過當存在裏所有人一切其他存有都是我自己時, 我應該怎樣以全体最大得益(平等集体幸福)下, 寬恕和改正自己, 活出有意義的人生/存在, 而不是快感性的人生.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沒有重視過有意義和心安理得的人生, 是多麼重要和有意義地活下去, 只顧拼命地追求感受/快感, 沒過了不久又墮進能量/感受/快感的癮.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因為過往的成績一直都很低迷, 氣力/外表吸引力數值低, 而沈迷在感受/快感中, 嘗試找到高興/快樂/安慰, 但是一直都只是在不斷重復循環相同的能量/快感模式, 利用感受/快感來逃避在現實世界裏得不到的 '滿足'或需要面對的難題, 沒有走出過/想過怎樣過有意義, 什麼是有意義的人生/存在? 為什麼要負起作為平等生命一份子的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害怕當我自我表現自己時, 會幹盡心智裏的念頭實現, 和別人會覺得我是一個瘋子看待, 而不敢自己表現自己.

我寬恕自己沒有接受允許自己察覺自我表現是一種無時無刻, 不需要依靠能量/感受/快感來表現自己, 令自己/我的存有体舒暢的一種存有性表現.

我寬恕自己沒有接受允許自己, 察覺我的自我表現可以在世界/存在裏探索, 看一看自己怎樣以把傷害其他人仕/存有的形式表現自己, 並不只局限在能量性/感受/快感性的表現上.

我寬恕自己沒有接受允許自己, 察覺當我越享受能量/感受/快感時, 我就會與能量調準, 並且在死後大部份的自己都隨着/變成了能量而消失 - 能量/感受/快感是不值得我留戀和看似是享受的体驗.

往後改正:
=======
我承諾自己每當我想得到更強的感受/快感前, 先停下來專注在呼吸裏, 提醒我學習先衡量我的平等生命責任, 然後才考慮是否值得追求好感受/好感覺/能量性快感.

我承諾自己每當我覺得一個人太無聊, 想感受更強的感受/快感時, 先停下來專注在呼吸裏, 提醒自己學習享受呼吸和物質性的穏定, 發掘多方這兩方面的優點.

我承諾自己每當我害怕/壓抑我的存有体時, 先停下來專注在呼吸裏, 提醒自己即使很痛也要學習怎樣表現自己, 不要再壓抑自己導致出現各種的後果, 令我需要面對. 我察覺與其面對這些後果, 倒不如盡力表現自己, 消除被壓抑的欲望.

我承諾自己當想感受快感時, 先停下來專注在呼吸裏, 提醒自己, 要不停表現自己, 不要壓抑自己和害怕痛楚, 活在像物質性的穏定中, 和接受這刻很多情形下都需要(不管是在生/在死後)承受一些痛楚, 先穏定好自己, 然後盡力/努力開拓/向減少存在/大家/其他存有需要受的痛楚的方向研究.

我承諾自己每當覺得很不舒服, 想快速地感受能量/快感時, 我先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然後提醒自己, 嘗試先在身体裏面盡力表現自己的存有体, 因為此舉能夠減輕對能量/快感的渴求, 實際上是一種渴求自我表現自己的存有体, 然後迫不得以才考慮能量性表現自己.

我承諾自己每當想体驗能量/感受/快感的時候, 我先深呼吸, 慢慢地先穏定自山在呼吸裏, 然後盡情地表現自己, 不行的時候才考慮能量/感受/快感的舊路, 因為這條舊路是需要承擔很嚴重, 現時看不到但對我會造成嚴重, 需要面對的後果的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