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 March 2017

戒除對能量/感受的上癮 - Kim A. 的肌肉溝通指導 - 3



先發制人(Anticipative) - 活在我們現今這個冷酷無情的世界, 是極恐怖的一件事. 全世界的人都被琳𤨡滿目的商品佔有了, 每個人為了得到金字塔最上層的生活, 包括以前的我, 可以妄顧其他所有一切人, 動植物, 地球的死活. 所以, 對於競爭求存的意識是很根深蒂固的. 表面上是每個人都得到法律的保障, 實際上是你死我活的明爭暗鬥. 我害怕不夠聰明, 自己比其他人蠢/笨, 可以說是天生拒抗滑頭, 但是又想得到其他富人人家的享受. 所以, 我活在分離裏面, 養成了先發制人先得勝的概念. 表面上覺得先發制人是對自己有百利而無一害, 因為對方/別人無情, 所以我更需要先發制人以保護自己, 免受/把傷害減致最低. 因為以前不知道/不相信真的有報應存在, 覺得只是阿Q精神的人, 想出來安慰自己的想法, 沒有真正活/應用耶蘇的愛人如己的守則.

另一方面, 亦是為了個人享受/金錢, 完全忘我地渴望掠奪更多, 更多的利己-利益, 只管自己的生存和享樂, 沒有為全体最大得益而努力過. 甚至想也沒有想過自己會為大眾服務或犠牲, 覺得這只不過是為了心安理得, 沒有任何實質意義. 只懂得批判其他人殘酷, 沒有發覺其實是因為自己殘酷, 所以才會有這種情緒反感. 我對自己說: 為了生存, 我可以/需要不擇手段. 但是, 卻從來沒有想過, 為改變這個世界而出一份力, 改變自己, 改變現時的世界/金錢系統. 也養成了先發制人才有安全感的習慣. 在現今冷酷的世界裏我經常覺得, 沒有金錢/權力就得不到金錢/享受, 而且別人也是這樣想, 隨時隨地準備好, 不會放過任何一個, 可以侵害我的機會, 我覺得/以為先發制人, 是最佳的防守, 也沒有考慮過怎樣實行真正的(平等)博愛.



對自己不夠仁慈 - 我經常都活在害怕浪費時間, 害怕在這人生中走不完自己的進程, 不能夠成功透過從物質性身体誕生出自己成為生命, 某程度上是知道自己不夠盡力走自己的進程, 並且完全放棄利己-主義的享受, 表面看似是享受. 其實最近開始察覺到吸呼裏流動生命的体驗才是真正的享受. 我經常把自己的身体, 催迫它, 盡量把它迫到極限, 而沒有察覺身体是有極限的, 一心只想多完成幾項工作, 提升效率. 另一方面亦用忙碌來麻𨠪自己對感受/快感的上癮, 好讓自己沒有太多時間去想/体驗它們. 總之, 是自己不想慢下來, 仿佛只要我慢下來, 生命/人生就變得在浪費時間. 一種害怕死亡, 用盡自己有限的時間的妄想狂/神經質, 在我的字典裏面, 仿佛是沒有慢下來, 穏定, 或享受人生的字眼 - 一切都是害怕, 加快, 更快. 我以為盡力完成更多, 再多的工作就是完成了我對存在, 和走自己的進程責任. 從來沒有想過, 快之中求穏定, 不要跟隨心智/能量亂竄, 每當出現亂竄的時候, 穏定自己在呼吸裏, 在物質性身体裏, 減慢, (放慢)呼吸.

我沒有重視過穏定因為我喜愛能量的感受/快感, 把穏定視為理所當然的一件事, 對物質性身体給我穏定的支援, 我要重新重視穏定的價值, 和當我穏定時, 我或許工作效率會更高. 我以往有一種錯誤的觀念/想法, 就是人越穏定就越像被洗了腦的機械人一樣, 覺得穏定是沈悶的, 沒有自我, 沒有思想. 沒有想過以我的理解剛好相反, 常識(Common Sense)就是很穏定的一種表現. 在穏定中處理我需要處理的事情, 在穏定中, 我應該會變得更全面和犯更少的錯誤, 這是我的常識体會. 不能再只集中在快, 快和更快上面, 重點是要全面性的 "穏定", "常識處理", 和 "為全体生命最大得益(集体幸福)而努力".

從今天起, 要改變, 透過 "穏定"為我的工作效率基石. 我相信一切都應該先從穏定開始, 不管我想要多快, 或多催促自己, 如果出了錯要多花時間善後, 工作反而會做得一團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