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3 June 2016

害怕 - 痛楚/死亡



寈怕是一個很大範籌的題目, 所以我或許會嘗試盡力把它逐點地寫出來.

從小開始, 我記得自從小時候第一次擦傷了以後, 感覺不好受, 不方便, 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好像痛楚在心裏面就變得很大, 開始形成了強烈的害怕, 隨着成長後, 開始覺得這個世界 '有很多東西很好玩/想享受', 覺得人生太短, 一天一天地過去了就不會再回來, 步向離開這個世界的憂慮也越來越大, 甚至在第一個親人(即是我父親)離世時, 直接感受到自己也有死亡的一天. 對死亡越來越恐懼, 害怕死後自己會消失. 其實再深入一點就是害怕會失去這個世界的享受.

記得小時候痛楚只是一種擦傷, 不舒服也總會過去, 而且無懼痛楚也會繼續遊玩/享受呼吸和這個世界的. 但是後來, 不知道是看多了各種痛楚的映像(像電影, 記錄片等等). 每當我看到這些不同的死狀時, 我就會把自己代入如果真的當時在場, 那我不是會死得很痛苦嗎? 比方說, 被鯊魚吃掉, 跌落火山, 被過千度的熔岩灼死, 從飛機爆炸中聽到他們慘叫的錄音, 想像到自己如果當時在場會變成活生生的被撕開而死. 這些都一直變成了纏繞着我腦海裏的映像, 揮之不去.

就如當我問某位人仕怎樣處理痛楚這個問題時, 他給我的答案是: 生活中還有很多其他可以注意/考慮的點, 不一定只把所有焦點都集中在自己會感受到的痛楚身上. 我現時就像越提醒自己腦海中看到這些痛楚的映像, 就越能夠保護自己, 這些事情就越不會發生在我身上. 但是又害怕一想像就在將來必定會實現.

我亦十分害怕如果我一天不時刻在腦海裏用這些映像警剔自己,  自己一天真的可能為了追求能量的刺激而真的幹出這些傷害自己身体的事. 好像沒有了常識, 或不相信常識就能夠協助我, 穏定地作出最好的選擇. 如果我不害怕, 我就會胡亂嘗試一切, 令我提早結束生命等等這樣的念頭.


因為小時候, 大概 3-5 歲時, 我經常跳到一個大水桶上面. 後來大了以後, 大概 11歲左右, 思想有時候不很集中, 有一天晚上, 我在想: 應該能夠像以前一樣跳到桶上的, 結果跳了以後就因為長大了, 太重把整個水桶壓爛了. 從此以後就很害怕自己會幹出儍事傷害到自己. 或者, 假如我當時害怕, 我可能就不會幹出這樣的(儍)事. 害怕死後被消化, 承受痛楚. 很多時候都是不想面對/承受這些痛楚/痛苦, 但是又明白在現實中, 確實有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就像一心只想活在一個享樂/快樂自己沒有痛楚的世界, 而沒有發覺, 在現今我們這刻活在的世界裏, 痛楚是避免不了的. 只是大家都各自需要承受不同程度的痛楚, 是否值得? 和是否為(全体)每個人集体的平等幸福而承受這些痛楚, 和是否已經減至最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