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0 June 2016

害怕 - 痛楚/死亡 - 自我寬恕



1.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因為痛楚的感覺不好受而選擇每天活在害怕/恐懼痛楚的生活中.

我寬恕自己沒有接受允許自己接受在現階段, 痛楚是可以說必然會出現在我的身上, 而且我寬恕自己沒有允許自己察覺痛楚只是短暫, 是會過去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活在心智裏那受傷/痛苦那刻無限地放大, 害怕而且沒有活過, 每天只捲縮在害怕/恐懼之中.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害怕/恐懼自己的死亡, 而沒有察覺所有一切都是我自己, 與其每天只虛渡在害怕死亡的陰影下, 倒不如提醒自己, 每天每刻都要盡力地活得有意義.

我寬恕自己沒有接受允許自己察覺每當自己害怕會死/會消失, 和對現實世界的能量感受/快感留戀, 自己實在每天都沒有活過, 在白白虛渡光陰.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每年年紀越大就越害怕自己的時間所剩無幾, 而只想自己拼命地奴其他人/渴望享受我自己的生活, 而完全沒有負起作為生命一份子的自我責任.

2.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對各種死狀的陰影, 允許它們殘留在心智裏, 只用心智有限與不準確的觀點看這個世界.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對跌落火山的溶岩被活活燒死的恐佈/恐懼所控制, 完全揮之不去, 每天活在想像的世界裏, 並且害怕會真的出現在我身上.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時常害怕/恐懼會被鯊魚活生生吃掉的痛楚, 但是卻沒有小心預防/保護自己.

我寬恕自己沒有接受允許自己把害怕/恐懼化為預防, 沒有察覺只要盡了力小心預防就是了.

我寬恕自己沒有接受允許自己察覺動植物界每天忍受變成食物被消化的痛楚遠比我幻想被活活地撕開的痛楚大很多倍, 沒有察覺我應該嘗試接受某程度的痛楚在現階段是會出現的, 嘗試想一想自己如果這些情況出現在自己身上時, 那我應該怎樣最佳地處理, 和為了什麼原因才承受這些痛楚, 是否值得.


3.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因為害怕/恐懼痛楚所以只把焦點集中在害怕腦海中的痛楚映像上, 像這樣最能夠保護/警剔自己, 沒有察覺我心裏想的一切, 將來都需要實現.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每當想起被消化的食物需要承受被搞爛的痛苦, 而它們都其實是自己, 我亦在死後需要承受這些痛楚時, 我沒有察覺自己作為平等生命的一份子, 我有責任為全体最大得益而努力/活, 而不只是活在害怕任何痛楚的心智世界裏.


4.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依賴害怕/恐懼來防止我會有一天, 聽從心智追求能量的本性而做出儍事, 傷害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 害怕/恐懼自己比我的心智還要更渺小, 而且沒有察覺我在主導自己, 我不是亦不允許我的心智為了追求能量而主導我怎樣活/做.

我寬恕自己沒有接受允許自己對我的常識有信心, 信賴常識能夠減低我受傷/受痛楚的機會.

我寬恕自己沒有接受允許自己察覺, 我應該學習怎樣為全体平等生命最大得益下承受自我責任和痛楚.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害怕自己死亡那刻要離開這個身体, 不知道自己沒有了身体會否繼續存在.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把有趣/生命的意義,定義在這個世界的能量,感受/快感上面的 '享受', 而沒有察覺我的生存意義應該為全体所有生命(其他的所有我)最大得益而努力, 成為平等生命的一份子為目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因為表面看似我的享受是建築在其他人仕的痛苦身上, 所以我只害怕自己怎樣對待別人, 自己將來亦要承受相的痛楚, 而不是為一個(全体)所有人最大得益的社會/系統而努力/活, 或只永遠活在希望痛楚不要降臨在自己身上的陰影裏.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對只是呼吸和活在物質性身体中感到不滿, 把追求能量的投射投映在表面看似是刺激的運動上, 但是又害怕自己會有一瞬間聽從了心智的 "控制"而做出不能夠挽回自己生命後悔的事.

5.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因為小時候曾經追求能量, 感受/快感而做出跳爛水桶的事件, 因而害怕/恐懼自己有天會也會做出後悔, 危及自己生命的事情.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幻想活在天空中飛翔/墮下是最快樂的一件事.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自己會因為追求能量, 感受/快感的一刻而作出愚蠢和後悔的行為, 像從高處跳下, 而活在自己的心智想像空間裏. 並不安於物質性和呼吸帶給我的穏定和生命的享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