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5 June 2012

第六日 - 派對上妒忌的未婚夫



在一個 GIN的派對上, 遇到了一個好幾個月沒有見的人. 他的未婚妻是個 Destnonian 而以往常常會問我意見的, 這次遇到了他對他打招呼也無視我的存在. 我看得出他把心裏的憤怒/妒忌都透過心智系統, 投射到我的身上.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要把我的未婚妻完全佔有, 作為彼此能量性性愛的享受雨不是為了一体平等, 為全体最大得益而協議.

我宽恕自已接受容許自已心懷妒忌所有接近我的妻子的男人, 而沒有察覺她和所有一切都其實是我, 而我把妒忌和憤怒投射在別人身上, 其實一切的感覺都是我對自已的感覺.

我宽恕自已沒有容許自已察覺妒忌其其是我在妒忌自已, 而不是為所有的我最大得益而做決定.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用婚外情和佔有來感到滿足, 來肯定自已的價值, 而不是為全体最大得益來走我的進程.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迷戀圖像和青春女孩的能量感覺而沒有察覺這一切感覺都是心智系統上的, 不是呼吸和一体平等的喜悅.

我宽恕自已妒忌任何接近我的女人身邊或當她對身邊的人顯示比我更親切的人而把憤怒指責這些男人身上, 而沒有察覺所有人都是我, 只是我忘記了.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把自已當做一個失敗者因為我的妻子對別的男人比我更有興趣, 而沒有察覺這些感覺都是不必要和毫無意思的, 因為存在裏一切都是我, 我在妒忌自已.

我宽恕自已接受和容許自已當還覺得我的女人新鮮的時候我就妒忌, 當我心智系統厭倦了後就拋棄她, 而不是為全体最大得益而互相支持, 走往一体平等的生命.

我宽恕自已沒有容許自已察覺我的妒忌, 是因為我活在分離之中, 把我的妻子當成是我的財產, 是我的一部份, 我擁有佔有她, 所以我有權妒忌, 而不是平等的從全體最大得益而出發做決定.

我宽恕自己接受和容許自己因為得不到某人為男/女朋友而心懷惡毒/詛咒他們而不是永遠從全体最大得益而出發.

我宽恕自己接受容許自己只以能量/化學感覺而出發做所有決定因為這樣感覺最好/最舒服而不是以平等生命為本而做決定.

我承諾自已把所有人都視為自已, 以全体最大得益做決定.

我承諾放棄個人能量享受/感覺, 學習怎樣為全体最大得益而貢獻.

我承諾為所有肯聽的人, 協助他們明白男女關係和妒忌是無意思的, 因為一切都是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