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8 June 2013

基本收入與日用品價格



基本收入與日用品價格 - Bernard Poolman

http://creationsjourneytolife.blogspot.com/2013/06/day-432basic-income-and-commodity.html

這是很奇妙的一件事, 因為有這條關於自由市塲的理論說, 供與求會自動調節價格, 而表面上這是一種 '市塲力量'(Market Force) 最終決定 '誰會是富貴和誰會是貧窮'. 機會率 - 如果你從玩大富翁時學會了 - 顯然的 '誰有最多錢就會得到巨富因為他們會獲得更多' 甚至聖經也這樣說: '誰擁有更多的會得到更多, 誰沒有的, 甚至他僅有的也會被奪去', 而這正是我們日用品價格的有效寫照, 因為有市塲未來(走勢)和透過這種 '大眾奇異現象(Common Oddity)' 而不是用常識來定價 - 像一個大型賭塲一樣決定了食物的價格 - 這肯定不是任何稱職的政府代表着國民, 會用來餵飽她的國民的一種方式.

就拿食物, 舉例 - 在一個奉行資本主義的國家, 當勞動力是資產, 你的食物也是資產, 你的政府的職位是資產, 你擁有的金錢是資產: 我們本應製造食物並且餵飽國家的國民, 然後把過剩的食物投入自由市塲, 當食品價格是根據勞力輸入/付出和成本輸入/付出和透過在地球參與人仕的共同努力的歷史性增值. 這些都應該計算在價格系統其中一部份以確保你不需要基本收入補助, 因為令那些參與製造食物的人們可以得到足夠利潤過不錯(Decent)的生活; 付足夠的款項給農民讓他們安心快樂地工作, 並不是因為沒有辨法求生而被迫做農民 - 想象一下! 所有人追隨這個例如 '意識'的概念, 已經有這種 '當用手觸摸物件時會改變它的結構' 的傾向 - 江本胜(Emoto) 的研究明顯的顯示水擕帶的訊息, 水結晶相片 - 所以如果你的食物是由窮人所生產, 拼命在生死線徘徊, 得不到足夠的金錢, 經常處於憤怒, 焦慮和恐懼 = 這些都會滲入你的食物裏面並且變成食物中水份的一部份, 因為你接受這些是 'Ok'的, 顯然的你接受這種形式生產食物是 'Ok'的, 因此你接受把這些放入你身体裏面的後果是 'Ok'的而現在, 你參與了在地球製造更多的疾病.


顯然的在日用品市塲和食物價格和這些巨型的賭塲, 那些透過這些在賺錢的完全不管這些東西的死活, 因為他們可以製造更新的健康產品/食品並且推銷在市塲上, 繼續供與求的循環, 強迫勞工/奴隸.

所以, 事實上在我建議的基本收入計劃裏我們應該開始看看真正的科學, 並不只是改做基因嘗試透過專利來控制和影響食物供應, 來影響大眾的味覺, 控制食物繼而操縱食物的價格. 在基本收入補助裏價格調控不是為了控制/壟斷, 是一種常識: 如果食品生產的勞工部份不健康 = 生產的食物不會健康就如水結晶的研究顯示一樣 - 繼而不會產生一個健康的社會因為價值/價格並不健康, 資本主義系統並不健康, 裏面沒有足夠的金錢在運轉, 而你的債務會增加! 然後, 因為你創制這個系統依賴某種的爭執(Conflict), 你唯一可以拯救這個系統的就是透過爭執, 因此歷史已經証明了資本主義 '需要戰爭'來繼續維持下去, 為小部份人生產金錢和生產職位.

所以, 在資本主義下現時我們活在一種很奇怪的民主裏, 你沒有 '大多數作主', 你有的是小數作主/統治而這(本應)透過宣傳當真正的科研, 真正的關心/考慮和必要的常識來管理一個國家, 並且確保國民被好好照料, 這些都被蓄意誤導. 這是為什麼例如媒体應該屬於國民的, 因為媒体是教育國民的介面, 以確保他們不會幹愚蠢的事, 投票支持小數派作主引至饑荒和貧窮 - 這些都不正常/正當的! 我們應該投票給人權以確保公平的價值/資源分配, 確保每個人都有得体/不錯的人生.


所以, 日用品和自由市塲需要一個新的定義, 當一個國家生產某種日用品時, 它首先供應給自己的國民而剩下的 - 可以取決於這個世界的需要, 就像他們怎樣處理石油一樣 - 因此我們可以生產足夠的盈餘日用品, 以確保所有國家所需的某些必需日用品都得到照顧, 透過自由市塲一個不會導至貧窮和饑荒的價格而獲得, 反而會增長世界經濟的價格.

我們真的要問問我們領導們的素質, 我們的學者和研究者的素質, 我們傳媒和我們的經濟學家的素質 - 他們似乎在蓄意的建立一個充滿貧窮的世界, 強加 '力量/介入(Force)' 即我們介定只應該在鬼屋裏出現的東西 - 在 '背後操縱/影響着價格', 它就像重重的 '迷霧'包圍着價格, 令你一直摸不清現實的真相. 只有一少撮人在賺盡所有的利潤, 只有少部份人受到金錢的保護.

勞動力失去了所有(應有的)資產價值即是說如果你的勞動力毫不值錢 = 你沒有權力來確保你的經濟健康, 身体健康也一樣並且蔓延到你整個家庭 - 然後當一個國家不能透過洽當的政府來支持自己的國民時, 並且容許傳媒被操控/壟斷, 噴出純綷為了利潤的宣傳, 是蓄意誤導人民應該得知的資訊, 阻止一個正常運作的世界.


因此在基本收入補助裏, 我們不能夠只 '確保每個人都有最低收入', 你必需確保你明白現在系統的問題和我們需要怎樣改變它因為顯然的: 除非有人改變它, 這整個系統是不行的. 當中這些資本家, 這些有錢人需要明白基本收入解決辨法的簡單性. 如果你的國民得到更多金錢來消費, 而且你有一個基本系統來確保/強調價格是重要的, 因此删除了現時的割價競爭, 結果令更少的資金/金錢得到運轉, 我們應該在價值, 技術和效率上競賽 - 如果我們在真正有價值的項目上競賽像更佳的保用, 更耐用/優質的產品, 或(生產)獨一無二的產品 - 我們有不同種類的項目可以組合 - 這樣的競爭令你處於真正的競爭範籌而且不會追成傷害, 這些競爭提高產品素質. 但當只是割價競爭時, 宣稱一体化價格 '對國民是有益'的但同時產品素質直線下降 = 似乎你的理智真的很有問題! 因為大量証據顯示我們不應該這樣活的. 事實上這些居然都容許並且不列入叛國罪裏面, 罪名是傷害國民 = 更奇怪的是我們中間沒有律師肯站起來並且出點力嘗試改變它, 我們中間沒有經濟學家站起來, 我們有各種奇怪的介紹和理論/方法來建議怎樣走向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卻沒有任何透徹明白我們的系統是怎樣運作的, 這個條問題我們同時甚至要問所有的激進主義份子的.

我們有 'Info Wars', 我們有 '時代精神' 我們還有 '維納斯計劃' - 各式各樣的在進行着, 但如果你細心看它們全都, 最終只有一個目的: 認知(Cognitive)誤導大眾以確保參與者在他們的觀念裏不會明白問題的結構性設計. 所以解決辨法是不可信(Credible)和不可測量, 當 - 很奇怪 - 一個解決方法被呈獻是可行/可信可測量的, 那些困在宣傳認知誤導式洗腦的人們是不能夠真正透過理智理解的, 因為他們在某程度上被思想操控了.

而日用品價格和事實上勞工失去資產價值, 更低價錢製造更多職位流失和失業, 還有饑荒 = 這些都應該是常識! 然而, 你在新聞報告裏有見過這些報導嗎? 我們的記者有甚至理解到事實上他們是無能力報導真正的現實? 我們似乎有一個龐大, 龐大, 龐大的問題.


所以拜託, 如果你還有丁點的良知, 如果還有機會你可以明白我在這裏與你分享的一切, 而你可以在一張紙來計算, 然後支持一個真正的解決辨法, 走出你被洗了的腦, 離開你的利己主義並且察覺, 我們必需在民主下一体互相合作帶出改變. 所有這些媒体宣傳和所有現時操控着心智意識形態的系統, 是在故意驅使人們接受 '自由選擇'這個概念 和 '你必需要有自己的主見'. 主見永遠不是事實: 它是一種幻覺 - 事實是真實的而事實是: 如果勞工輸入生產出像食物的產品而沒有透過價格得不到有效的補償(Compensate), 如果分配/運輸得不到補償和所有參與生產這些食物的人都得不到洽當的補償 = 那麼你就在透過生產食品而不斷製造/惡化貧窮.

我們還可以更愚蠢嗎? 你親手製造貧窮, 你擁有價錢更低的食物 = 即代表更少的稅收 = 即代表一個更疲弱的社會服務 = 即代表生產不足夠的資金運轉來支持所有的國民, 所以你會最終禳成革命 - 為何你會故意這樣做, 除非你甚至不明白 - 用盡你一切的 '智慧' - 你事實上在透過 '自由市塲力量/調節' 和 '供與求(自動平衡)'這些學說製造問題給自己 - 供與求本應很簡單, 它應該基於: '什是供? 我們有足夠的食物給每個人嗎? 這代表需求是我們,需要多少食物, 剩餘有多少和這足夠支持所有參與生產者過不錯的生活嗎 - 這是供與求在實際民生上的應用. 現時我們用的是顯明的冷血邪惡.

(請分享轉載這個重要的訊息, 謝謝)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