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2 April 2014

為什麼我們一直都沒有改善過?



原文: http://functionaleconomy.wordpress.com/2014/03/30/why-we-have-not-been-able-to-change/

時間和歷史的其中一個優點, 就是容許我們找出問題 - 這可以說是我們的一個強項 - 我們甚至能夠找出和指出基本的問題所在; 例如, 過往我們曾經定察覺過, 政客是怎樣經常被大企業收買了, 通過有利於大企業生意的法例.

然而, 有一個問題就是, 為什麼一點也沒有補救過? 為什麼沒有立即改變/改善?

這點可以讓我們很奇妙地探討的, 因為真的, 到了現在不是應該已經有對策/改變了嗎? 我意思是, 我們用了幾百年時間, 能夠找出社會和這個世界上最有傳染性的問題所在 - 但仍然 - 在根基裏還未有任何形式的改變.


為什麼會是這樣的?

事實上, 當我們觀看自己是怎樣處理問題的時候, 顯然的就是我們首先, 經常只集中在問題上, 投入指責(政客)然後我們就停住了 - 我們甚至不會走到下一步解決方案 - 我們就在指責聲中停住了, 當我們發洩了心中的憤怒後 - 我們就滿意了. 其次, 我們經常只集中在一維思想, 並且形成了驚訝地被局限的看法. 讓我們拿維護動物權益人仕兇猛地攻擊, 和把世界上任何形式的虐待動物事件曝光 - 這些動物維權人仕經常把問題視為: "這些人幹的事他們實在是貪婪和最壞的人!" - 而他們的解決方法就 "只是強迫他們停戰止暴行!" - 這顯然的是一種極度被局限了的看法, 來處理虐待動物這個怪異(Phenomena)的行為.


因為虐待動物是一個多維思考的問題, 而經常虐待動物的人, 都是貧窮工人為了求生存, 而需要虐待動物的, 例如為了獲得大衣皮毛(Fur). 其他的虐待動物是源於他們沒有有效地認識動物, 例如為了比賽奬柸的臘人, 當父母本身也是臘人時, 很多時也會教導他們的小孩成為奬柸臘人的, 就這樣小孩子會變成跟他們的父母完全一樣 - 所以我們這裏要處理的是低效率的教育. 我意思是, 人類不會無原無故就成為 "壞人"的 - 背後總有一段故事的, 當我們明白這些背後的故事後, 我們就能夠建立一個, 能夠帶出有效率後果的解決方案.


所以, 我們沒有仔細地觀看我們的問題 - 我們需要明白我們問題(的根源), 然後為它製造一個解決的方案. 當我們看到某些不能接受的事情時, 我們經常進入並且爆發能量性的体驗, 然而我們所錯失的, 是當我們爆發憤怒的能量時, 我們是不能夠理解整個大圖畫/框架的, 我們亦不能夠客觀地剖釋怎樣的行動, 才能夠補救現時的情況.

因此, 我們作為人類需要做的, 就是變成生命科學家, 而這樣我意思是, 我們停止製造現時地球上存在的種種問題, 然後我們看看我們能夠做些什麼, 有些什麼解決方案, 和探討一下精確地世界上這些問題的源頭在那裏.


很奇妙地, 當你容許自己變成一個生命科學家時你會發現, 就是大部份, 人類在這個世界上的問題都源自金錢或, 因為缺乏金錢. 我們有政治解決方案, 來解決脆弱的信用危機, 正吞食這個世界 - 研究一下生活收入保證 - 並且記着 - 不要有(憤怒的)能量 - 不要有爆發 - 只看事實/証據.

(請分享轉載這個重要的訊息, 謝謝)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