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7 April 2014

Day 76 - 為什麼我們要上學?



原文: http://teachersjourneytolife.com/2014/03/19/why-do-we-go-to-school-day-76/

為什麼我們要上學?

因為我們的父母要我們上學? 為了考取高的分數? 為了讓老師高興? 或是為了學習?

我作為一個老師必需要給學生功課, 測驗和評分, 我經常感到學生上學和做功課最大的原因, 是為討好我作為一個老師. 我有一個獨特的看法, 是他們為我而做功課, 希望我給他們評高的分數.


這是一個普遍在我們的教育系統裏存在的問題, 不一定為了討好老師, 這比較像是一種輔作用, 但事實上小孩子並不是為了學習而上學. 我們的學校制度其中一個主要的問題, 就是只集中在全球績分(排名), 導致很多時老師的工作, 都跟教育學生學習/吸收智識無關. 所以學生成為了政府與政府之間, 在世界學識競賽優勝下的犠牲品, 老師也是犠牲品之一, 與學生一樣, 因為他們的職業/地位, 取決於取得高分數來保住學校得到持續的撥款. 所以當學生為了討好老師而做功課時, 大部份的老師對評分或改卷時,  他們純綷只想保住飯碗, 和感到完成功作了. 顯然的當然也有當學生真的學到了智識而真心喜悅的老師, 然而不幸地, 一個老師要面對的工作環境, 迫使我們剩下很少空間去關心, 學生有否真的學會了智識. 這本身應該已經響起了警號, 因為教育的最主要目的應該是學習, (而不是分數).


不幸地不只是學生集中在只為了討好老師而學習, 或通過測驗. 我甚至看到這些出現在家長身上, 當交功課時, 做功課的出發點, 是基於最能夠 '合格', 花最少的時間和精力在功課上. 家長當然(年少時)也同樣被灌輸了完全一樣的系統, 所以難怪他們也強調討好老師.

我們看到這個脫節的學習態度/關係, 因為被 '教育工廠'所灌輸然後洐生出來, 像包裝好的產品一樣, 造成大量的畢業生準備投入工作市場和社會.


我們集中怎樣討好我們的老板, 討好/滿足我們伴侶的需要, 不管是感動性親密, 口交性幻想, 或想獲得穏定的人生. 我們嘗試令我們的朋友快樂, 給他們看我們是關心他們的, 還有透過每天穿上假日的服飾, 普遍地令所有其他人快樂, 不消說還有根據亮麗的雜誌, 和電視上的早晨節目, 追隨一式一樣的潮流, 告訴我們怎樣才是一個 '真男人' 或 '真女人'.

其中一個為什麼我們在學校只集中 '討好老師'的原因, 是這種奇的事是源自當老師開始擁有無上的權力, 或多或少在沒有監督下, 就能夠命令學生, 能夠決定一個學生的學術成功或失敗, 只需要基於老師的個人喜好, 和隨意的偏見就能致學生於死地. 在某些學校裏, 現時的情況還是沒有改變過. 現在我們純綷除了上學討好老師以外, 我們還額外加了要在考試中成績名列前茅.


以上在教育界的新範例是一項諷剌. 當立法機構, 專業智嚢團和政治家, 宣稱越多考試/測驗就是走向成功的道路, 而這條路將令更多小孩子學習到更多的智識, 和更快學會智識, 然而我們看到的結果正是完全相反的效果. 在瑞士舉例說, 最近的 PISA考試得出驚人/令人沮喪的結果, 因為瑞士學童的閱讀能力, 寫作和數學的成績是全世界最低的. 沒有一個國家像瑞士一樣, 在短短十年間, 數學的成績跌到谷底. 而更諷刺的是, 這是當瑞士的教育系統, 增加集中在考試分數上同期出現的. 更進一步諷刺的是, 瑞士是世界上最收入平等的國家(然而這項排名亦同樣在走下坡), 還有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


我每天都面對着學生, 他們整個焦點都只集中在怎樣可以做最少的功課, 同時極度驚恐在怎樣面對下星期的測驗, 而他們滿腦子都只是什麼時候可以回家, 玩電子遊戲, 因為這是他們唯一感到自由/自主, 放鬆和做自己喜愛的事的時間, 所以當他們談論電子遊戲時, 他們兩眼發光, 他們熱衷討論, 他們廣泛地對遊戲有深厚的洞識力和遊戲怎樣運作/玩, 和反應迅速. 當我作為一個老師, 有興趣學習怎樣玩 Minecraft 或 World of Tanks 對他們來說是很驚訝的一件事. 我是強調擁抱/包含學生們的興趣的, 我同時看到學生只對在學校以外的課題產生興趣, 這已經是一件為我們響起警號的事.


我相當確定我們每個人都喜愛學習. 擴展一個的理解和技巧, 本身就已經是很享受的一件事, 然而我們當中有多少人能夠說(上學)變成了一件很享受的事? 當我們享受學習時, 我們的學習會變得更快, 而我們以更物質性的層面, 同時間融合更多的資料. 事實是對學習的熱情, 不一定跟開始時預先對這課題的喜好/傾向有關. 當我讀 7 年班時, 我極度不喜歡學習德文(在丹麥德文是必修外語之一), 不單因為我覺得我的德文老師是極度沉悶和討人厭的, 還有接收了全套對二次大戰時德國對他們所做的一切仇恨, 這些我都是當時沒有察覺到的. 但到了第 9班, 我到了一間新的學校, 有了新的德文老師, 她絶對喜愛德國. 她甚至帶我們班外旅行, 到德國一個家庭裏住一星期, 然後我發現一個沒有偏見的德國. 她充滿生氣和領袖魅力, 透過她對德文的熱衷, 我最終改變對德文課和德國本身的憎恨, 變成無條件的接受和享受學習的過程.


所以讓我們想象一下一個集中在學習上的教育系統, 一個當學校和老師都不需要擔心(每年)撥款或資源的教育系統. 因為教育將會跟據 '對全体最大得益'的守則下管理, 一個主要目的不是為了在全球智識競爭中獲勝的教育系統, 一個以小孩子的學習能力放在最優先的教育系統.

現在想象一下一個小孩在以上一個系統下上學. 你甚至未必需要早上緊迫地催速他們上學, 但可能你反正也會早起的, 因為你享受學習, 並且想盡一切能力學習最多的資料, 與其他學生一起投入小實驗, 或開發新的構思. 想象一間學校有足夠的空間, 一間把舒適的環境和座椅給你閱讀為最優先, 豐富大量的科學和藝術實驗室. 試想象, 如果你熱衷於天文學或能夠讓你整天埋首研讀的天文學漫畫, 與其他學生/老師一起幫助/引導你開發/擴展你現時的技術, 和對此課題的了解. 試想象如果一間學校主力集中在怎樣享受學習, 會是怎麼樣? 你會熱烈地做你的功課嗎? 你的成績會突飛猛進嗎? 你會喜歡上學和學習嗎?


這可以對你來說像天堂般完美, 但事實上我們是可以建立以上的教育系統的, 而我們每個人都會受惠於這樣完美的教育系統. 它甚至不需要大量删改, 因為學校已經在這裏了, 我們也有需要的資源, 老師也已經有了, 而我作為一個老師, 我會說大部分的老師都盼望早日能夠擁抱這個轉變. 然而我們現時最需要的, 最重要的部份以實現帶出改變的: 就是我們學校系統的出發點受到管制, 正被不成文的規定在影響着他們的運作.

享受學習的樂趣今天已經差不多蕩然無存, 就像一頭野生的動物不再能夠在大自然養活字自己一樣, 因為大量懷有敵意的人類, 正要侵壟大自然一樣.


在生活收入保證系統下, 我們可以把享受學習的樂趣帶回我們教育系統的最前線, 透過以教育為我們最優先處理的題目. 因為基於 '對全体最大得益'的守則下, 我們明白教育和學習, 是我們作為人類真正開發和探索自己的地方, 是一種可以幫助我們防止我們自毁了我們棲息的星球 - 地球, 和防止毁滅人類的工具.

因為如果我們不肯改變, 那麼我們就會太遲了, 而我們也不會繼續留在地球, 看見人類的將來. 我們不能夠看到我們小孩子早上起來, 愉快地上學的笑臉. 我們自己也不能再在地球上學, 重頭開始, 重新發掘我們享受學習的樂趣.


所以讓我們不要錯失機會, 直到太遲後悔莫及.

這裏是生活收入保證系統的建議(http://livingincomeguaranteed.wordpress.com/the-proposal/) 我建議你看看它, 如果你同意 - 加入我們的行例, 一起把這隻正朝向自毁的船回到正確的港口.

(請分享轉載這個重要的訊息, 謝謝)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