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1 July 2014

向 1%學習


<圖: 乔治·布什出席耶魯大學的畢業典禮. >

原文: http://livingincomenow.wordpress.com/2014/06/08/learning-from-the-1/


世界上的精英不會等待將來降臨. 他們親自參與建造它出來. 為什麼我們不照樣做?

他們不希望明天會更好. 他們不依賴其他人來建造自己的將來. 他們明白怎樣整理資源, 怎樣寫出和承擔對自己的承諾, 怎樣一起合作和互相幫助對方. 為什麼我們不照樣做?


<圖: 決定! 承諾! 成功!>

精英活在當下並且親自建立自己的未來. 他們大部份都反對這個計劃, 亦因為他們有龐大的金錢後盾, 精英能夠保持在世界各地的網絡聯繫. 我們的互聯網能夠瞬間, 把我們從世界各地聯繫在一起, 我們還在等什麼?

大部份人不會研究歷史, 並且嘗試找出歷史的真相, 大部份人只是默默地接受着精英給他們的版本; 沒有看到精英把像 '進步', '效率'和 '民主'等等的字, 可能跟我們所認識的定義不一樣...例如精英版本的進步, 不會考慮/平等地照顧每個人的需要和人權. 然而, 我們能夠自我-誠實地指責/說我們跟他們不一樣嗎? 我們有為(全人類平等) '進步'而站起來, 並且肩負充滿挑戰的先進科技世界嗎 - 在現時的社會, 我們大眾都變成了大企業工業化下, 一盤盤的原材料?


我們可以向精英, 怎樣管理公眾輿論和游說技巧學習/借鏡 -  Bernays, Plato(拍拉圖), Freud(佛洛依德), Kinsey, Rand, Brezenzki and Wells - 這些人都了解怎樣引導公眾輿論, 得到自己預設的結論上(從支持/讚成開戰, 在學校裏不停測驗學生, 監察公眾, 色情物品, 警察軍事裝備化, 等等) 為什麼我們不照做, 來引導大眾, 得出一個(平等地)尊榮所有生命的結論?


讓我們轉化精英的 '基本材料(Base Metals)': 他們對制度化(Standardization)和控制的需要, 他們利用 '專家'和像安慰劑(Placebo)吊慰詞像 '民主' - 並且用相同的字眼和工具, 來重新制定一個新的行動計劃; 一個為全体(人類)平等的民主標準 - 對大自然世界的管理; 一個每個人都能成為/是人類專家的世界: 活給予別人就是我們想得到的.

我們有一個藍圖. 生活收入保證: 就是我們的起始點.

(請分享轉載這個重要的訊息, 謝謝)
QQ群: 生活收入保障LIG  372550945

LIG 翻译雜誌文章 - 2013 至 2014, 6月.rar

百度直接/BT 種子下載:
http://pan.baidu.com/s/1jGHYhQA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