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5 July 2014

Day 84 - 建議我們的教育系統推行進步改革



原文: http://teachersjourneytolife.com/2014/05/13/proposal-for-a-progressive-change-of-our-education-systems-day-84/

在這個博文裏, 我將會分享一個對我們的教育系統具革新, 和反思的建議, 但在那之前, 先讓我與你分享一個真實的個案:

作為一個老師, 我在一個頗獨特的環境下工作, 我通常與學生一對一, 或最多一對三/四個學生. 基於這點, 與其他老師相比(通常在課室是一對三十個學生以上), 我能夠看到教育的另一面.

我教的是一群三個的學生, 都是我之前個別援課的. 雖然教學進度不錯, 我卻開始察覺到, 這三個學生, 如果在一對一的情況下, 他們能夠怎樣受恵. 他們全都在不同的範籌/個人挑戰上掙扎, 當他們三個在一起時, 我是沒有辨法有效地協助他們的. 其中一個患有 Dyslexia. 另一個有自我-察覺(Self-Conscious)但卻經常懷疑自己, 第三個害羞說話. 如果我在一個課室裏跟三十人一起上課, 我甚至可能察覺不出他們特定的障礙, 但當我一對一時, 我能夠看到他們每個人, 怎樣在個別的障礙影響下, 令他們不能夠有效地學習. 因為我現在與他們三人一組地上課, 我不能夠坐下來, 並且集中協助那個患有 Dyslexia, 讓他更有效和舒服地克服讀寫障礙. 至於那個自我-察覺, 但卻經常懷疑自己的學生, 他們很快就放棄嘗試對我解釋. 雖然他的功課都接近無懈可擊, 他們似乎越來越懷疑自己, 而在這麼短的上課時間, 我是幫不了他們什麼的. 那個害羞的學生, 他們能夠隠藏自己在背後的, 亦因為他們的功課是無懈可擊(並非只是對答), 我察覺到我有時候讓他們繼續躲在背後, 會令我的工作容易些.


我得出的結論, 目的是為了提供最優質的學習環境給這些學生, 是他們會都在一對一的情況下, 會得到最佳的學習效果. 這樣我能夠與他們坐下來, 認真的把焦點集中在怎樣協助他們, 面對各自的學習困難, 而不是著重令他們和睦地共處, 然後希望他們能夠在課堂上, 起碼學會了一點知識.

這令我不禁考慮, 和觀看怎樣, 如果三個學生一起上堂(而不是一對一)真的有後果, 那三個一起上課的後果是什麼? 甚至這些小孩真的學到東西嗎? 如果他們真的可以學到新的東西, 那麼究竟他們學會了什麼? 他們的精神和物質身体健康又怎麼了?


在很多像美國和好幾個歐洲國家, 例如瑞典, 甚至像閱讀和數學這些最基本技巧, 我們看到有急劇下跌的趨勢. 參與編寫教育政策的政府人員, 在盡所有能力試圖改變這個困局, 例如懇求研究學者做學生學習的研究, 還有改變師資和改編全國的課程. 但他們沒有做到的, 是減少每班的學生數量. PISA研究顯示, 當課堂的學生少於 30人時, 他們的成績通常都比 30人的班好. 所以我們懇求政府官員列出什麼是教育的最優先次序. 是為我們小孩子能夠有效幸福地學習? 還是減低成本和討好選民?

我會強調只減少每班的學生數量, 這並不足夠. 從 30人一班減到 20或甚至 15人肯定會看到改進. 但我們可以從我的三個學生例子中看到, 最理想的學習環境會是一對一.


我記得幾年前讀的一些神秘預言書, 其中一本說為了有效地開發小孩成長, 成為一個完整的成人, 我們起碼需要有一個全職的成人看顧着他們. 我還記得這句說話令我多麼吃驚, 和令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因為我從來都沒有考慮過(小孩), 需要一個全職的成人全神貫注地看顧他們. 當時是很氣人, 和挑戰我對教師和父母的看法. 很多在家家教(Home Schooling)的父母, 例如在美國(在瑞典家教是非法的), 可能會認同我的看法. 然而大部份人可能把每個小孩, 得需要一個全職老師視為不必要, 甚至嬌養小孩們. 還有人辯論說小孩子需要與其他同輩交流/互動, 因為這是他們學習社交的重要一環. 我同意給小孩子時間與其他小孩相處, 我只是不確定當應用在他們的學習上時, 這是否洽當, 特別當我們在說更 '技術'性方面的學習, 如數學的基本定律, 文法和閱讀. 你知道在瑞典很多學校, 舉例, 為小孩提供保護耳罩, 因為他們受到課室上的嘈雜聲騷擾, 不能夠集中精神做功課?


另一個重點, 就是當小孩與其他同輩一起時, 他們通常處於一個殘酷和被欺凌的環境, 並且互相傳送壞習慣 - 特別當小孩子們獨自被放在一起時, 這都是大部份學校的情況, 因為我們實在沒有有效/足夠的監察系統. 更壞的是, 成人在場的角色, 變成了 '大堂監察' 和 '操場保安', 他們最主要的工作, 只是制止小孩打架, 令他們不受傷害而已. 我強烈建議大家看一套叫 'Bully'(欺凌)的紀錄片, 讓大家更深入了解這個問題的嚴重程度. 很多小孩都受到同輩的負面影響, 到了一個我們應詃問, 究竟把小孩子的大部份童年時間, 只放他們與其他同輩一起, 這對他們真的很重要嗎? 的程度.


所以如果我們在事實上, 一對一教育對小孩子是最好的前提下, 那麼我們必需看看, 在現時的教育系統下, 一對一教育是否可行. 顯然的, (現時)每個學生都得到一位全職老師, 這是不切實際的. 對最頂層的精英或許可以, 他們能夠請得起私人補習老師, 但對我們大部份人來說, 請私人老師都是請不起的. (各國)已經出現教育削資的情況, 現時經濟上來看, 以這種方式來劇烈地改變現時的教育系統, 並不可行. 這種改革需要太多的空間和老師, 現時是不切實際的. 因此, 我們需要充滿創意的新思維, 以確保每個小孩, 都得到有效的一對一教育.


有一天我在聽一個 TED節目, 一個人宣稱他找到一種, 可以教任何人在 6個月內就能夠精通一種新語言的方法. 引起我興趣的是, 當他提到怎樣把學習融合(Integration)加速, 這代表小孩子可以縮短在學校的時間. 意思是如果我們找出怎樣增高學習的速度, 我們是真的可以縮短小孩子, 需要花在學校的時間.


所以這可能是解決辨法的其中一部份, 令我們走向/改變我們對教育的看法. 然而, 事實上在很多國家出現的卻完全相反: 當 PISA公開考試的分數, 顯示學生的學習技巧, 例如閱讀和數學變得越來越差時, 這些立委和學校怎樣應對? 他們加重過往的力度. 他們增加測驗的數量; 他們增加每個小孩需要在學校的時間, 他們相信他們花更多時間, 就能夠有效地解決這個問題. 不幸地, 這種策略正正反映了一句說話: "如果你不知道怎樣補救, 那起碼不要把它弄得更砸". 因此, 我們需要充滿創意的思維, 來改變我們的教育系統, 令我們為世界上每個小孩的學習, 提供最優化的配套.


所以, 解決辨法是什麼?

很驚奇地, 我們發現答案就近在咫尺, 要知每個小孩都有一兩個指派的成年人, 全職地看顧他們, 名字: 他們的父母.

然而在目前的世界系統裏, 為了一個良好的經濟系統, 小孩被剝奪, 或父母不能參與視乎你怎樣看. 當中小孩被 '囚禁', 同時成年人郤需要出外面工作. 我們視現時的系統為理所當然的一件事, 就像它是最好, 和唯一能夠有效地建立我們的社會結構一樣. 看, 過往數十年間我們一直認為增加經濟增長, 就是一個快樂和功能健全的社會, 但正如我們現時所見, 顯然的這種策略裏存在明顯的缺點, 最明顯就是在我們的教育系統裏.


在平等生命基金會裏, 我們制定了一個改變我們怎樣管理我們社會的計劃, 亦包括我們的政治和經濟系統. 生活收入保証計劃因而建議, 帶出一個改變我們對工作, 金錢和國民間的關係, 當中我們把焦點從經濟增長, 純綷只為經濟增長, 轉化成一個可持續發展, 和負起經濟責任的策略, 讓我們能夠改善, 我們整体在地球的生活素質. 這是一個對 '兩個世界都是最好的', 當中我們借用了像社會主義中, 對社會責任的部份, 但删去了不切實際的極權主義部份, 借用自主獨立和智巧的創造力, 來自自由主義, 但删去了無情地對社會後果的漠視.

透過建立一個生活收入系統, 父母能夠留在家中陪伴着子女成長, 因為他們不會在一個受奴役/金錢束縛, 需要在一個基於借貸/負債的經濟系統裏工作. 這亦代表想生養一個小孩的決定, 將會更集中同時考慮/照顧到小孩, 和父母自己的幸福, 因為陪伴小孩成長的責任, 將會落在父母身上.


有些人或許會說, 很少人會願意留在家中陪伴他們的子女, 但下面的圖表顯示事實並非如此, 如果不需要賺錢糊口, 75%的人會留在家中陪伴子女. 這同時代表更少人會生小孩, 因為生養小孩不再與競爭求存扯上關係, 就像我們可以從現時的第三世界中看到, 生孩子永遠都只是/變成了父母競爭求存下的保險. 當你細看這情況時, 事實上是頗怪異的, 當我們把小孩帶來這個世界, 純綷為了把子女付托給別人教育長大, 好讓我們可以出外工作, 賺足夠的金錢來餵養他們, 和買給他們最潮的玩意, 和消費品. 顯然的, 這需要父母教育好自己, 才能夠有效地教養他們的子女, 這點正是即使在我們今天的社會裏, 完全被忽略了.


在一個生活收入保證系統裏, 我們因此可以根本地改變我們的教育系統, 並且為每個小孩的發展和教育, 給他們建立一個最優化的解決辨法. 這包括一些家教(Home Schooling)的合作社, 遊戲小組, 或父母能夠在那裏照顧孩子, 同時獲得咨詢指導和訓練的中心. 我們有無盡的機會, 可以讓教育變成一種有趣, 樂於享受(Enjoyable), 和小孩子人生中自然的一部份, 只要我們消除了恐懼/害怕和競爭失敗/餓死後, 一切都變得有可能.


這是一個漸進式的建議, 對某些人來說或許是一個具爭議性/激怒(Provoking)的建議 - 極重要的一點, 是我們必需具充滿創意的思維, 想法不再受現有系統所限制, 被一個建築在(互相)借貸/舉債的社會, 純綷因為我們已經長年習慣了舉債系統, 活在自己的舒適小天地, 而以此作為我們唯一的社會系統. 透過生活收入保證計劃, 我們建議一個更高生命素質的社會, 不單這是可行的, 而且對我們長久在這個地球上, 可持續地發展/生活是必需的. 我們還有實際可行的細節, 可以大大地改善我們每個人的生活素質/條件, 以一種現代, 和可持續發展的方式, 不需要放棄個人自由, 或每個人心中最珍愛的一切. 事實上, 我們在說我們每個人, 都可以獲得一片(生命)的疍糕, 並且(平等)地享用, 只需要我們勇於團結/有信心, 擁抱/接受一個對生命和生活的全新觀點.


更多關於生活收入保證系統下, 父母照顧子女和教育的資料(英文):

http://livingincomeforall.wordpress.com/2014/04/03/parents-need-a-living-income-now/

https://livingincomeguaranteed.wordpress.com/category/parenting/

http://economistjourneytolife.blogspot.com/2014/01/day-259-living-income-guaranteed-and.html

https://livingincomeguaranteed.wordpress.com/2014/04/04/the-self-perpetuating-cycle-of-homelessness-and-living-income-guaranteed/

Watch the hangout about Education for a New World in Ord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lj5wGCRnSU

(請分享轉載這個重要的訊息, 謝謝)
QQ群: 生活收入保障LIG  372550945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