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8 August 2012

Day 21 - 暗聊


很多時候當我被人罵或覺得委屈的時候, 我就會立即在腦中有暗聊(backchat)出現, 有時甚至立即浮上了物質上面即是說了出來, 以為這些就不算是暗聊. 我覺得自己是對的, 而我有權暗地裏怨恨對方, 或批評對方. 這樣我就覺得舒服多了, 而不是虛心接受因為這是我過往/前生接受和容許過包括怎樣對待別人而所以要自嘗. 我不肯承認我是錯了, 而事實上觀看現時的存在裏/我身邊的一切慘況, 我是真的錯得很厲害. 我在心裏用最陰毒的詛咒來回報令我不快的人, 特別是那些我覺得是卑鄙狡猾的人, 我立即指責他們的行為. 這樣我才覺得舒暢. 我批評別人而不是為全体最大得益而做決定. 我信頼我的感受, 在我的暗聊裏我以為可以盡情的怨恨和宣洩, 而沒有察覺存在裏一切都是我. 我在暗聊裏自大自傲, 把怨恨發洩在對方身上, 就像我媽和我姑姑一樣, 我曾經是一個心裏陰毒的人, 根本鄙視那些我視為為自己心裏好過點而為善的人. 我愛批評別人以顯示自己比別人卓越.

我宽恕自己接受容許自己在被罵和受委屈時用暗聊報復惡言相向以為沒有人聽得到, 怨恨別人, 以逹至自己的權力和統治/操縱存在裏其他一切因為我用怨恨(spite)導到一切分離, 而不是宽恕和合作走向一体平等生命, 永遠為全体最大得益而活.

我宽恕自己接受容許自己用暗聊批判其他的我, 以為這樣我便能夠怨恨他們, 管其他人死活只要我那刻感到暢快, 自我主義而沒有循從平等生命主義.

我宽恕自己接受容許自己把自己過往接受容許和怎樣對待其他人和一切而現在要自嘗的視為委屈而在我的暗聊裏噴出惡毒的詛咒對方, 而不是自我反省, 宽恕自己並且不要再犯.

我宽恕自己接受容許自己活在怨恨/攻擊性中, 並且沒有察覺如果我沒有怨恨我是不會有暗聊的.

我宽恕自己接受容許自己覺得自己沒有錯, 永遠是別人的錯, 而沒有察覺這是自我系統, 而只需要看我的外世界已經有無數的錯, 並且站起來宽恕並且糾正應用自己.

我宽恕自己沒有接受容許自己察覺我對卑鄙/狡滑的人的怨恨/狠咒其實是我自己過往接受和容許卑鄙/狡滑, 而我宽恕自己硬把自己的卑鄙/狡滑的自我責任推在別人身上.

我宽恕自己接受容許自己以為我只要一天能夠惡毒的狠咒別人我就有無上的權力和快感, 而不是在平等地愛存在裏一切的守則下, 指導整個情況為全体最大得益而解決我的困難.

我宽恕自己接受容許自己因為期待有一天能夠報復傷害過我的人, 而沒有真正的宽恕他們和我自己, 以致不斷製造新的暗聊詛咒他人和發洩.

我宽恕自己接受容許自己以這是別人傷害我在先而我沒有反抗餘地而迫不得已而用暗聊詛咒對方, 而沒有察覺我其實在詛咒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容許自己用暗聊來捍衞我的自我系統, 確保我的心智系統存在, 而不是改變自己, 考慮為全体最大得益, 捍衞平等生命.

我宽恕自己接受容許自己界定自己為我的性格和意見, 而沒有察覺這些性格和意見根本不是我的而且可以改變付合一体平等生命.

我宽恕自己接受容許自己感到自己比別人優越而繼而可以得到更多的享受和喜歡在暗聊裏批評他人, 而不是以全体最大得益而指導自己.

我宽恕自己接受容許自己沒有平等的愛所有一切而導至我自大地暗地裏暗聊/思想而不是用常識來主導整個狀況.

我承諾自己不再怨恨詛咒其他人, 視他們是我, 為全体最大得益而做決定/指揮.

我承諾自己不再批評其他人, 因為其他人是在反映給我看我有什麼缺點在自己裏面.

我承諾自己勇敢面對自己不再自大和自傲, 並且宽恕別人和自己, 從此不再犯.

我承諾自己不再鞏固/建設我的自我系統, 因為我的自我系統不符合一体平等生命.

我承諾自己活在平等裏, 不再視自己比別人優越, 或權力佔其他人的便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